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戀人該做的十件事?

之前給小伙伴本子的插花稿

早就可以釋出了,七夕居然忘了貼(抱頭

總之還是祝韓葉白頭偕老

*少女心的韓葉

*戀愛中的人都是傻子

*老韓一點也不嚴肅正經,可愛der老韓

*六賽季交往設定

*努力的研究了他們的年齡,如有錯誤還請包含orz

*未來捏造注意

 .

 

戀人之間,到底該做些什麼事呢?

韓文清沒想到自己二十五歲了還要考慮這種事,不,應該是,到了這把年紀才第一次考慮這種事。

韓文清也很無奈啊,少年時期一心撲在榮耀上,該情竇初開的年紀賽季開打,他更是心無旁騖的想著榮耀。對一個人在意,近而鼓起勇氣告白,都這年才發生的事,該做些什麼,他實在是毫無頭緒。

他的戀人只會笑他,明明自己也對戀愛一竅不通。

韓文清還不敢跟任何人說,他跟人交往的事,因為只要說出來一定會被逼問對方是誰,這讓他很難回答。

並不是因為對方身分比他低下之類的這種原因,他韓文清不是那種會在意身分的人,不過他說不出口的原因也跟對方的身分有關就是了。

他的戀人,他的戀人……呃,該怎麼解釋才好。

他的戀人在他人的眼中,跟他關係並不好,他們之間更常被冠上諸如「死對頭」、「死敵」、「永遠的對手」之類的形容詞。

韓文清還沒想清楚要怎麼跟他的隊員說,說出來他們會有什麼反應?俱樂部會有什麼反應?粉絲會有什麼反應?

他們不管什麼反應,韓文清都不可能改變,不過身為一個已經擁有大批粉絲並且領人薪水的公眾人物,他還是必須考慮這件事說出來的後果。

所以還請容他繼續保密。

回歸正題,戀人之間到底該做些什麼?

韓文清決定上百度查一下,剛打下問題,張新傑突然叫了他。韓文清快速淡定的關上網頁,假裝剛剛自己在沉思。

韓文清看著張新傑,想著不知道自己的副隊是否有這種經驗?感覺不像有,但人不可貌相,說不定真的有?

「隊長?」張新傑發現韓文清微微的走神。

「新傑你交過女朋友嗎?」一時恍神,就衝口而出。韓文清心裡愣住,但還是裝著一臉平淡,「偶爾也該關心一下你們。」嗯,對,合情合理的理由。

張新傑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韓文清回瞪回去。

「嗯……沒有。」張新傑推了推眼鏡,揚起一抹若有似無的微笑,「隊長是也到了該考慮對象的年紀了。」

自家的副隊聰明如鬼,每每洞察人心到噁心的地步,他不過是衝口而出的一句話,還是被張新傑發現了目的。

「如果隊長好奇,可以問問其他隊員。」

韓文清抽抽嘴角,心想這麼喪病的事問你一個就夠了還問別人。

「不過還是好奇一下,隊長你的對象是?」張新傑確實的勾起一抹微笑,「偶爾也該關心一下隊長。」

張新傑用剛剛韓文清說過的借口噎的韓文清不知道說什麼,韓文清板起一張臉,粗聲粗氣的說:「不告訴你。」

得了,張新傑推推眼鏡,自家隊長談個戀愛都要換個靈魂了。

 

所以說,戀人之間到底該做些什麼呢?

業修趴在床上也思考著這個問題。他這輩子從來沒有想過戀愛這檔事,玩榮耀時間都不夠了,哪有機會談戀愛?「戀愛」這兩個字,離他太遙遠了。

不夠現在不是了,他有了個男朋友,嗯,對,男朋友。葉修抱著枕頭把臉埋了進去,想到這個詞他都覺得渾身不對勁,聽起來怎麼怪怎麼彆扭,而且對像還是……說出去了誰信?說出去了還不嚇跑一票人。

他的男朋友是誰,說出去真的會嚇到人。

韓文清,對就是那個韓文清,霸圖一如既往的拳皇隊長,搶了他四連冠的韓文清。

說來他們兩個會兜在一塊,葉修現在想來還是覺得很奇妙。

在網遊裡兩人當然早早打過照面,野外搶怪是家常便飯,後來聯賽開打,爭冠軍爭的你死我活,第四賽季他們倆才算是真正的見著面。

誰知到見面後老韓這傢伙不安份了啊!死纏爛打了啊!烈女怕郎纏啊!咳嗯太誇張了,總之,韓文清開始偶爾會連絡他。他本來也就對這個與自己勢均力敵的對手很有好感,總有些惺惺相惜,所以也很愉快的與對方保持連繫。

一開始真的只是單純的友情,但是從什麼時後變了調……葉修想到這裡,漲紅了臉,呸呸呸!不想那個!

還是認真的想一下見面要做什麼吧?他總笑韓文清沒有戀愛經驗,自己也不能落人口實!

葉修繼續在床上滾動,愣是沒有想出半點東西。

他或許該找個人問問?但能找誰?好像只能找沐橙了……但是讓那小妮子知道,他以後的日子就永無寧日了吧。但凡是個人都不會喜歡有人一直時刻關心你的戀情的對吧?

唔……還是百度吧,度娘既不會八卦,更是無所不知。

 

§

 

他們倆約的時間是總決賽比完的兩天後,進入夏休期的兩人決定給彼此一個禮拜的假期,好好的讓「戀人」兩個字看起來更加踏實點。

不然兩三天才QQ聊個兩三句、兩三個月見不到一兩次、聊天內容三句不離榮耀的情侶生涯也太悲催了。

他們兩個不是會在意形式的人,但想跟對方好好在一起的心還是有的。

即使分隔兩地時,兩人私底下都非常不淡定的在思考著戀人間該做什麼,但實際見面,一個一如以往的繃著臉,一個叼著菸嘻皮笑臉,看來沒有任何異狀。

打了個招呼後兩人就安靜了下來,只有呼吸聲蔓延。久不見了,怎麼覺得對方愈發好看呢?

嗯……

「看電影嗎?」

「散個步嗎?」

兩人同時脫口而出。然後你看我我看你。

「去散步吧。」

「看電影吧。」

又一次異口同聲,但這次內容卻交換了。

一陣沉默……

「噗。」葉修先支持不住,「噗哈哈哈!散個步,哈哈哈哈老韓天氣這麼熱去哪散個步啊哈哈哈哈哈!」

韓文清老臉一熱,也繃不住了,苦笑著不知道說什麼。

百度說可以找個風景好的地方吹風聊天,讓久別重逢的戀人可以好好了解一下對方最近的生活,可以增進感情,不過葉修說的對,天氣這麼熱,散個鬼步。

「你想看什麼電影。」韓文清沒有讓葉修有繼續笑他的機會。

「唔……嗯,其實我也是隨便提議來著。」

「不然……找個地方做著喝個飲料吧。」韓文清注意到葉修滿頭大汗,瞬間覺得自己太不貼心了。

「也好,熱死哥了。」

「走吧。」韓文清自然而然的伸出手。

葉修愣了一下,看著韓文清手心向上的那隻手,一種不知道是甜還是被雷到的感情滑過心頭。

「怎麼了嗎?」韓文清看著葉修遲遲不到,疑惑的問,然後他發現葉修盯著自己伸出去的手,想了一下,後知後覺得也紅了臉。但是他沒有把手收回去,他有做偽裝,不會被認出來,被路人圍觀又怎樣呢?

「……沒事。」葉修慢慢的勾起一個微笑。老韓啊老韓,看來你是要吊死在我這棵樹上囉。他將手放了上去。

兩人併肩走著,走得很近,近到幾乎看不到他們相握的手,但也近得讓路人頻頻側目。

「老韓你都不害臊?」

「為什麼要害臊?」

「也是。」

兩人坦坦蕩蕩,不偷不搶,沒什麼好害臊的。

不過……說害臊還是有的,畢竟戀人就在身邊,難免有些口乾舌燥。手掌心傳來的溫度一跳一跳的,鮮明的那人就在旁邊,有些讓人遐想。

實際來算,他們兩個在一起的時間不到一年。

四賽季時偶然在選手通道相見,爾後的偶爾連絡,後來韓文清告白,磨了一陣子葉修才答應,在一起的時候是第六賽季都要開始了。

這之間他們努力於各自的戰隊,見面只有在比賽的時候,急促的賽程讓他們連私下見面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看著場上意氣風發得對方,和晚上偶爾的QQ以表安慰。

韓文清不是那種需要一般黏答答俗世愛情的人,葉修也是,這種若即若離的關係在旁人來看應該很匪夷所思,但對他們來說正好。然而再怎麼淡情,實際看到「戀人」,還是有那麼點害羞和激動。

廢話說這麼多,總之一句,他們兩現在都有點把持不住。青少年嘛。

二十五歲當然還是青少年!誰說不是!

 

葉修特地來Q市,不是因為韓文清比較忙什麼的,而是因為葉修對H市實在是很不熟,韓文清人大老遠來了,恐怕還只能窩賓館,去哪葉修也沒主意,這一次就先讓老韓露一手了。

雖然接到人後就吃飯,不在韓文清的預定內,不過還是把人帶到了一個隱密性高、冷氣強、甜點好吃的咖啡廳。

進到店內,葉修咧開了嘴。

「笑什麼?」入座後接過菜單,韓文清才問。

「老韓你跟這種店真是不搭軋。」咖啡廳裝潢的很文青,座位與座位間隔得有點距離,又有許多巨大的盆栽遮擋,讓韓文清可以摘下偽裝。

的確很適合他們這種公眾人物來,不過老韓怎麼看都不是會來咖啡廳的人吧?葉修支著下巴,含著笑。

「咳嗯,問過隊員。」

就說嘛。葉修笑得像偷腥的貓,樂不可支。

老韓無奈的瞪了他一眼,但也沒多說什麼。

兩人沉默了一會,飲料上了後才開始閒話,聊聊最近的事。雖然三句不離榮耀,但在同一職場、實力相當,還同一職位,這能聊的就很多了。當然不會涉及戰隊秘密,但抱怨一下工作辛苦當然可以。

兩人都不是會大聲抱怨的主,但從人嘴裡聽到淡淡幾句,就像是心靈相通一般知道對方的辛苦,沒有多出聲附和,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可以知道對方在安慰你。這是只有同為隊長又是對手又是戀人才有的福利。

「對了。」葉修突然說。

「怎麼?」

說到戰隊,就不得不提葉修這邊出的一個小岔子。

「就是……沐橙知道了。」以往夏休期大多的時間他都是窩在俱樂部,跟沐橙一起過的,今年突然提說要自己出門一周,沐橙起了興趣。

不經意的問要不要幫忙訂機票旅店,葉修想著自己也不熟就請蘇沐橙用了。也不知道自己這個當成親妹子的妹子腦袋裝了什麼,知道地點是Q市後就問了一句,「旅店韓隊會定吧?」,這語氣自然的好像在問今天天氣如何,葉修一個沒注意就給了肯定句……

只能說,女人的直覺真的很可怕。

「她怎麼說?」韓文清拿起咖啡喝了一口,表面很淡定但內心很激烈。蘇沐澄就像是葉修的家人,能不能得到家人同意是很重要的。

「她笑得很開心。」葉修仰角四十五度憂鬱,覺得蘇沐橙愈長愈大,他愈來愈不懂她了,這麼胳膊往外彎是哪招,還幫不幫自家人啦!

「所以是贊同?」

「她說是你的話,很好。」就不懂蘇沐橙哪裡覺得好了。

韓文清愣了一下,然後大大的笑開了嘴。這笑容,要是被霸圖的隊員跟粉絲看見了,大概要以為自家隊長被盜號。葉修也愣了,不是想到老韓被盜號,而是覺得這笑容實在有點太過耀眼……

「她說得對。」韓文清依然笑得燦爛,舉起咖啡又喝了一口。

「……嘖。」四大戰術大師之首又稱四大心髒之首的葉修,第一次被噎的說不出話來。

兩人又漫無邊際的聊著天,等太陽稍微偏了一點,韓文青帶人去了Q市有名的自然風景區。

這個自然風景區十分有名,能爬山能看海能搭纜車,樹多是有名的避暑勝地,暑假剛開始放,雖然是平日但遊客很多。雖然是個很簡單的小山,老少皆宜,但對葉修這個常年不出門的戰五渣來說,已經如登天般困難了。

「你這樣不行。」韓文清看著氣喘吁吁,走五步要喘三步的葉修,從見面以來第一次皺了眉。

「呼、呼……老韓,不帶這樣欺負宅男的啊。」葉修靠著山壁喘氣,爬山這件事對他來說已經是劇烈運動了!

「……以後我會盯著你運動。」

「切,我人在H市你管得著?」

「退役後就搬去H市。」韓文清臉不紅氣不喘的說。

「……老韓你今天畫風不太對啊,什麼時後轉職玩流氓了?」

之後兩人繼續維持走走停停的緩慢步調,終於在夕陽要落下前抵達山頂。

夕陽緩緩在山的另一端落下,海平面被染成金色,紅橙色的天空美不勝收。

韓文清原本沒打算在這裡看夕陽的,但誤打誤撞卻撞著了個浪漫的時機點,兩人的氣氛頓時有些旖旎。韓文清覺得自己該開口說些什麼,但卻說不出口。不是顯得太矯情,就是太生疏。

「末班纜車差不多要開了。」最後只憋出這麼一句破壞氣氛的話。韓文清都想抽自己。

「嗚……嗯。」葉修吞吞吐吐的,韓文清狐疑的望過去,葉修卻將臉別開。

「怎麼了?走不動了?」

「嗚……今天謝謝你啊老韓。」葉修別著臉,非常小聲的說。

尼馬,這貨是在臉紅嗎?韓文清驚奇的看著葉修紅透的耳根,然後也跟著臉紅了。

說謝謝很客套,但由葉修來說意義不一樣。這貨可不是個會跟人客氣的主。

背後的意義只有韓文清能讀懂,他按耐不住了,不管周遭還有零星的遊客,上前大力的抱住葉修。

多想多想,將你困在此時此刻,這樣你就會是我一個人的葉修。

葉修臉紅得恨不得找個洞把自己埋了,但韓文清坦蕩的舉動反而讓他冷靜下來。韓文清就是這樣一個人,直來直往,對於喜歡的毫不掩飾。要不是他的身分在那裡,大概早就大大方方的告訴全世界了吧。

 

晚餐韓文清帶葉修去吃了一家需要預約的高檔餐廳。

「我喜歡吃的店不能帶你去。」韓文清很無奈,「去了就上明天的頭條了吧。」

『霸圖隊長上館子被粉絲圍堵得水洩不通!造成交通大亂出動大批警力!』,瞧,連標題都想好了。

「學學哥,多省事。」葉修嘲笑的說。

「你那是不良示範。」

他們吃著飯,想到就聊個幾句,沒話題就安靜吃飯。但即使沉默也不會覺得尷尬,安靜、舒心,寧靜的空氣圍繞在他們周遭。他們雖然都是第一次戀愛,但畢竟都這個年紀了,不會在像毛頭小子一樣追求什麼轟轟烈烈、黏膩膩的愛情,平靜、舒服,這樣就夠了。

 葉修對榮耀很執著,但對生活的要求卻很低,韓文清也對戀愛沒特別要求,聚少離多讓他們覺得能在一起就很好。有什麼比能待在愛人身邊更好的呢?

 

葉修看著韓文清的臉,有些出神。

韓文清是長得好看的,但不苟言笑的嚴肅氣場掩去了俊逸的臉龐,常年繃著臉形成的剛硬線條看起來更難以接近。殺神般的氣場讓韓文清從來沒有傳過任何緋聞,也很難想像韓文清會喜歡怎麼樣的女孩。

這個人怎麼就喜歡上自己呢?

葉修想到韓文清跟他告白的時候,現在想來真是既驚嚇又好笑,但又十分溫暖。

 

還記得那是新年前最後一場比賽結束後,韓文清透過QQ找到他,跟他約了見面,冰天雪地的天氣,穿著黑色大衣、圍著黑色圍巾,凍得紅通通的韓文清站在離嘉世俱樂部不遠的一家便利店外,專注的一眨也不眨,看著他走來。

「我喜歡你。」

葉修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他剛站定,韓文清批頭就一句。

「我考慮了很久,決定還是告訴你,若是你覺得很困擾,我們就是永遠的對手關係,若是我有點機會……希望你能回覆我。」

韓文清繃緊了臉,因為過度緊張,比平常更凶惡的臉,不知情的人還以為韓文清來討債。

葉修傻在原地,他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種事。

「你……你……」結巴了半天,葉修還是第一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說什麼?要說什麼?

「不用現在回答,希望你可以想想。」韓文清說,每一口氣都吐出白霧。

「嗚……嗯。」葉修有點混亂,他不知道的是韓文清緊張的心臟都要從喉嚨跳出來了。

「抱歉,這麼冷的天叫你出來。」葉修想著距離近,就沒有圍圍巾出門,韓文清看著皺眉,解下圍巾套在葉修身上。

「不用了……」葉修抗拒,覺得有點奇怪、有點害羞。

「戴著。」韓文清得語氣既強硬又擔心,聽得葉修心裡一跳,沒有繼續拒絕。

「我回去了。」

「嗯。」

「新年快樂。」

「新年快樂。」

葉修目送韓文清走向地鐵站,黑色的背影被細碎的雪花掩沒,慢慢消失在人群中。脖子上的圍巾溫暖得似乎快把他燙傷。紅起來的臉一定是因為太溫暖了!一定是!

在他感受到韓文清溫暖的時候,大概就注定他要淪陷在韓文清手上。

 

葉修看著韓文清笑了。

「怎麼了?」葉修很常笑,但要不是奸笑、賊笑,就是猥瑣笑,像這樣打從心底笑出來的樣子,很少見。

「老韓,過來。」葉修伸出修長漂亮的手指,向韓文清勾了勾。

韓文清挑起一邊眉,依言站了起來,傾身靠近葉修。

葉修抓住韓文清的領子,將人更拉近自己,然後站了起來,吻上去。

霸道的不像他,卻又滿是他的風格。

「怎麼就攤上你了呢?」葉修裝著無奈,但嘴角高高揚起。

「你沒得跑了。」韓文清也勾起微笑,伸出手將葉修的頭壓了回來,加深了這個吻。

 

§

 

喀啦,門鎖打開的聲音。

韓文清走進家門,客廳開著燈,但沒有開電視,聽得到咑咑咑的鍵盤聲。

葉修坐在安放在客廳一角的電腦桌前,螢幕上一如既往的顯示著榮耀。耳麥另一邊傳來許多人的聲音,葉修沒有說話只是偶爾發出笑聲,從遊戲畫面來看,應該又是在搶BOSS。

韓文清沒有打擾他,逕自走進廚房準備煮晚飯。

一進廚房,就看到一鍋麵已經煮好放在爐子上。韓文清對電腦前的葉修投去一個訝異的眼神,在他的訓練下,葉修也會煮一些簡單的料理,但這傢伙可是非常、非常少下廚的。

他瞟了時間一眼,他今天回來的晚了,葉修受不了先吃了嗎?

「你吃過了嗎?」韓文清朝葉修喊了一聲。

「還沒呢。」葉修頭也不回的說。

韓文清輕笑一聲,走到葉修旁邊,故意湊近耳麥,「那來吃飯吧。」

這人難得的貼心舉動,他願意稍微耍個流氓來曬個恩愛。

耳麥另一邊哀鴻遍野,很多說著「秀分快」、「狗男男」、「情侶去死去死」之類的,葉修笑得更加燦爛,側過頭輕吻了韓文清的臉。

「好了你們也聽到了,老韓喊我吃飯呢。」

「葉修你個湊不要臉的!」

「秀恩愛死得快啊!」

「別想搶了BOSS就要跑!」

「葉修你怎麼這個時間才要吃飯啊?」

「今天霸圖有會議。」

耳麥的另一邊好不熱鬧,夏休期間選手們個個在網遊中冒泡。葉修沒有理會眾人,將君莫笑停在主城,就關掉了遊戲。

「回來啦。」

「不覺得這句話有點遲?」

「不要介意嘛老韓。」

韓文清攬住葉修的腰,低頭精準的吻在葉修的唇上。

交往邁入第六年,向眾人公佈關係後,葉修自然的搬進他的家,戀人間該做的事早就做過不只八百遍,已經不是當年初談戀愛的毛頭小子了。

「我今天想起我們第一次約會的事情。」葉修吸溜著麵,笑著說。

「……噗。」韓文清想了一下,也笑了出來。

那時他們都還年輕,鬧了不少笑話。

「剛見面時你居然提議要去散步,哈哈哈哈!」葉修想到這個就想笑,韓文清那時做了很多跟自己風格不符的事,現在想來真的非常有趣。

「你爬個山就想快死了一樣,我也記得。」

「不要老揭人傷疤。」

「彼此彼此。」

時間的流逝沒有改變他們很多,還是當初那種平平淡淡,但也不缺少激情,日子像流水般度過,他們徜徉在其中品味細水長流的幸福。

吃完飯韓文清洗碗,葉修洗水果,接著端著水果去客廳一起看個新聞,肩並肩坐著,輕輕靠著的肩膀,說著解不開的兩人。

歲月靜好,我們將會並肩走到最後。

 

「後來在見面的時候,你把我弄哭了呢。」

「……年紀輕,技術不好。」

「呵呵,不會擴張,還忘了戴套子。」

「沒關係,我現在馬上補償你。」

「欸欸欸!不用了!住手放我下來!」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