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策唐短篇4醋

今天是白色情人節,所以嚕了一篇比較長的 (੭ु´ ᐜ `)੭ु⁾⁾

大家314快樂~

是說我靈光乍現嚕這系列的時候的確是在看瑯琊榜.....唐疏這個名字烙印不去就用了(〃∀〃)別介意(逃


 

天策府送了個貌美如花的貴族之女來,說是因為某些不可說的原因要保護她一段時間。這沒什麼,保護重要人物的任務唐疏也不是沒看李焰接過,但是這位貴族之女……嘖!每天每天像八爪章魚一樣黏在李焰身上是幾個意思?!路就不能好好走嗎?!

唐疏表示心情非常不美麗。

「那個女人什麼時候才會走?」唐疏沒有表情的問全身濕透回來換衣服的李焰。

「啊?」李焰被這突如其來的問題頓了一下,「這……我也不知道耶,大概還要兩三日?要等接她的馬車來,但是……嗯,你知道的,洛道總是不太平靜。」

「……知道了。」唐疏沒有繼續糾纏這個問題,面無表情的離開了帳篷。

但是他忘了李焰是渾身濕透近來的,外面正下著大雨。他才離開帳篷不到五秒,就被李焰跩了進來。

「你在幹嘛?」李焰不小心嘴角失守,他終於發現唐疏怪怪的了,「怎麼了?心情不好?」

「並沒有。」唐疏甩開李焰的手,「你還是去照顧那個女人吧,省得她等等又衝進來。」上一次那個女人藉口有急事找李焰突然就衝進了他們的帳篷裡,正巧那個時候唐疏正在更衣,唐疏都沒說什麼了還反被那女人說敗壞風俗……唐疏覺得這女人更惹人厭了。

「不會再發生這種事了,外面有人看著呢。」感受到唐疏明顯的不悅,李焰從後面還抱住唐疏,頭靠在唐疏的肩膀上,撒嬌似的蹭著唐疏的臉。

「你夠了。」唐疏沒好氣的推開李焰,決定不跟這個遲鈍的人討論那個女人的問題,「我要換衣服,你也快穿上衣服吧。」天氣還不算太暖和,李焰還光著身子呢。

唐疏一說李焰才發現自己來沒穿衣服,傻笑了一下,卻也沒有馬上把衣服撈起來穿的意思。悄悄的逼近背對著他的唐疏,一把又抱了上去。

「做什麼?!」突然被一團熱呼呼的東西貼上,唐疏嚇了一跳。這麼說來自從跟李焰在一起之後唐疏的警覺力就變弱了呢。

「沒有啊,總覺得……好些天沒有好好抱抱你了。」李焰窩在唐疏的頸間,嗅著雨水在那人身上留下了氣味,被誘惑似的輕輕的吻了上去。原本只是輕輕的舔吻而已,卻不自覺的加重、吸允,在唐疏的脖子上留下又青又紫的痕跡。

「你、」雖然有些抗拒李焰在他身上留下痕跡,但一想到那個女人,唐疏又莫名的覺得有些優越感,「嗯……只能留一個!」發現李焰又開始游移唇,唐疏連忙阻止他。

「欸好。」李焰應著,卻還是不安分的舔吻著,手也漸漸的往深處摸。

「焰……」唐疏不安的扭動著,雖然李焰很不要臉,但唐疏還是有正常的羞恥心的,他可沒忘記帳篷外有人守著。

「沒事……我進來的時候,他們就識相的退走了……」李焰的手伸到唐疏的衣服裡,一隻腿卡進唐疏的雙腿間,想做什麼一目了然。

「嗚…...你這混帳……」帳裡氣氛一時之間萬分旖旎。兩人好久沒有這般親近了,唐疏其實也不是真心抗拒。

就當他們兩個決定在這美好的春日雨後來場放縱的情事的時候……人生總是不斷的重覆悲劇與慘劇。

「李將軍──!」一個尖聲的女聲從門口傳來。李焰與唐疏在彼此的臉上看到了寫著驚恐的臉。

下一秒,帳棚的簾子就被掀開了,「李將軍您去哪兒──了、啊……」貴族之女瞠目結舌的看著衣衫不整的兩人。

李焰咳了一聲,強自淡定的幫唐疏拉好他的衣領,拍了拍自己的褲子,再咳了一聲。旁邊掩著面什麼都不敢看的士兵終於回過神來,將女人架了起來。

「不要再隨便讓人闖進我的帳篷了,要是讓敵軍知道了,豈不是讓人以為大唐將帥的帳棚都是可以隨便進去的?」李焰眉毛一豎,凌厲的看著女人。

「是!屬下會多加注意!」士兵低垂著頭不敢看李焰,將還在呆愣的女人拖了出去。

看著那群走遠了之後,李焰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氣。

「沒事了,小疏……」李焰轉過頭去,一臉垂涎的看著唐疏,「你看我們繼續……?」

唐疏面無表情的……抄起放在一旁的千機匣。

「滾──!」

之後那個貴族之女在第二天就馬上被接走了,天一亮就早了。

之後李焰整整三個月進不了自己的帳篷。

之後李焰整整被笑了三個月,整個軍營的人也被狠操了三個月。

但眾將領們表示,能笑你就是爽啊哈哈哈哈。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