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故城五

突然發現昨天忘記更了( ͡° ͜ʖ ͡°)

故城卡進度了就命啊~~~(抱頭


五、

    「總之我們只是剛好看到你們在這,所以過來看看而已啦!」方銳揮揮手,「這就要走啦,有機會再見哈。」說完就帶著興欣眾人要走。

    「站住。」韓文清開了口,一說話就讓興欣眾人打了個顫,「別忽悠我,你們到底來幹嘛?興欣最近……接了什麼任務?」

    「唉呀這可是商業機密,我們……」方銳打算隨便用垃圾話打發過去,但他面前的可是韓文清!韓文清馬上打斷他。

    「是葉秋吧。」雖然是詢問但是語氣非常肯定,「或者,你們稱呼他為葉修?」

    興欣眾人頓時陷入僵直狀態。

§

    蘇沐澄宅邸正門左手邊的一間客房,是整座宅邸保留最好、作工也最精細的的房間,但這並不是蘇沐澄的閨房,而是留給來過夜的葉修的房間。房間內有一張手工做的木桌,和成套的四張椅子。韓文清、張新傑、方銳、魏琛四人坐在上面,張佳樂、林敬言站在一旁,每個人都在各自思考著事。

    「咳嗯、嗯……」魏琛打破了沉默,「我說……你從哪聽到葉修這個名字的?」魏琛的表情是難得的認真。

    「葉修這個名字不可能在大陸上流傳才對。」方銳煩躁的抓的抓頭,「你怎麼知道的啊?」

    韓文清沒有開口,又是一陣令人難受的沉默。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張佳樂一頭霧水。

    「葉秋……沒死是嗎?」林敬言皺著眉,謹慎的開口。

    「……」方銳跟魏琛一副無語問蒼天的模樣。霸圖的這幾位,除了張佳樂以外,各個都精明的什麼似的。

    「葉秋沒死?!真的假的啊?!嗚……不過也是啦,大家不是早就在懷疑那個君莫笑嗎?所以那個真的是葉秋啊?他還活著幹嘛不告訴我們?幹嘛不出現?」張佳樂連環炮珠的問。

    「唉……既然你們也猜中七七八八我們也就不在多遮掩什麼了,這件事說來話長,簡單來說,沒錯,葉秋還活著,但是,也不能說是活著。」魏琛拿出一支菸,點燃,狠狠的吸了一口氣,一瞬間他似乎又瞬間老了十歲。

    「關於葉秋……現在改名叫葉修了,關於他我們真的不能再多說什麼了,這是葉修親口下令的。」方銳搖了搖頭。

    一時之間沒人講話,魏琛吐出來的煙在房間裡飄蕩。

    「他叫你們來做什麼?」韓文清終於開口了。

    「哎,韓老大,你就別為難我們了好嗎,不能說就是不能說啦。」方銳聳聳肩。

    「我見到葉修了。」韓文清一說完,全屋子人的轉過去瞪著他,「這樣還有什麼不能說的嗎?」

    方銳跟魏琛一瞬間跳了起來,魏琛向前一把抓住韓文清的肩膀,方銳往外跑把安文逸抓了進來。

    「是怎樣。」韓文清鐵著一張臉,讓經驗尚淺的安文逸差點軟了腿。

    「你看到葉修了?!在哪!他怎麼樣了!」魏琛表情嚴肅,甚至有些猙獰,讓韓文清也不禁一愣。

    不過他可是創立了霸圖偉業的將軍,這一點事還嚇不到他,韓文清定了定神,「先說關於你們的任務吧,聽完我會考慮跟你們講的。」

    魏琛聽了就要發作,但是方銳拉住了他。

    「嘖,毛頭小子也敢跟老夫談條件?!」魏琛忿忿的再度坐下,「告訴你,又算你不告訴我們也不會怎樣,頂多就是我們在嘉世城多待幾天而已!」

    「但是你們愈慢找到葉修就愈不妙吧?」韓文清不為所動。

    「也是啊魏老大,你就不要鬧脾氣了,跟韓將軍說說吧。」方銳此時也是站在韓文清這邊的。

    「誰鬧脾氣了!這是骨氣、骨氣懂不懂!」

    「魏前輩,您再有骨氣下去葉隊的時間可不多了。」安文逸冷靜的推了推眼鏡。

    「小安連你也在那邊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魏琛見安文逸也這樣說,嘴上依然嚷嚷,但也沒繼續堅持不說。

    再點燃了一根菸後,所有人屏息等待魏琛開口,魏琛沉默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沒人催促他。魏琛呼出一口很長的氣,終於開口慢慢述說。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