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故城七

現在重看一次簡直是特大寫的OOC#笨豬

各位看官將就吧(掩面逃


七、

    「然後我們一進嘉世古城,道具居然就偵測不到了,沐澄一怒之下衝去雷霆找肖時欽了。」魏琛幽幽的探了口氣,「攔也攔不住,葉修到底怎麼教小孩的啊……」

    「重點不是這個吧!」張佳樂覺得有點暈眩,這個信息量有點大,有點超出他的負荷了。

    「所以現在葉修在……?」林敬言也覺得有點頭暈,但他至少抓住了一些重點。

    魏琛跟方銳對看一眼,方銳說:「在我們營地那,唐妹子跟包子、羅輯護著呢。」

    「會不會是葉修快醒了?靈魂回去了?」張新傑一臉平淡,非常迅速的接受了這個事情,並且開始迅速的推斷一切有可能的原因。

    「我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小安說沒有看到。」魏琛拍拍興欣唯一的牧師,安文逸的背,「我們正想四處繞繞碰運氣,就看到了你們,然後你們小韓就說他看到葉修了。」

    魏琛說完,屋子裡六個人十四二隻眼睛齊齊往韓文清身上看。韓文清臉色不變,但伸手往胸口裡掏了掏,拿出了一個精緻漂亮的項鍊,並不像是韓文清會佩帶的風格。六個人馬上又投以疑惑的眼神。

    「興欣建立不久、君莫笑出現之後,我去了一趟興欣。」韓文清語出驚人,他無視魏琛方銳安文逸驚訝的表情繼續說,「正確來講,是我計畫去一趟興欣。」

    「就在我準備啟程的時候,葉修出現了。那時他坐在窗口,穿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戰甲,很不對勁。重點是我房裡的警報器在響。」韓文清沉穩平順的說著,「霸圖的六位主力房裡都裝著靈體警報器,葉修出現,警報器就響……不用想也知道葉修出事了。葉修只在我房裡待了一下,一句話也沒說就走了。之後我改變行程,去了微草。」

    說到著,接下來的也不用韓文清講了,韓文清肯定是在王杰希那裡問到了一切。

    「我跟王杰希要了這個。」韓文清指了指桌上的項鍊,「這是可以將人帶進異空間的魔法道具。」

    「你昨天用這個跟葉修的靈魂見面?」魏琛臉色有點難看。

    「是。」韓文清毫不諱言。

    「將軍!」張新傑聽到這裡可無法繼續淡定了,「你昨天見到葉修是到了靈的世界是嗎?!」張新傑站了起來,張佳樂、林敬言嚇了一跳,他們從來沒看過張新傑如此生氣的樣子。

    「您可知道靈的世界代表什麼嗎?!一個弄不好你可是會永遠回不來的!您可是霸圖的支柱、我們的將軍!怎麼可以這樣將自己隨意的置於險地?!」張新傑難得一見的大聲說話,對象還是他的將軍,要是霸圖的小朋友在場估計都要覺得世界要毀滅了吧。不過安文逸倒是已經覺得世界毀滅了。

    「對不起。」韓文清坦率的道歉,「但是我必須這麼做,如果不做,我會一輩子恨自己。」

    「……葉修就那麼重要?」張新傑忍了忍,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比你親手創立的霸圖還要重要?比跟你一起浴血奮戰的兄弟們還要重要?」

    「對不起,新傑。」韓文清臉流露出一點愧疚,但又很快的恢復原樣,「我已經失去過他一次,這一次我絕對不會放手。」

    張新傑狠狠的瞪著韓文清,但韓文清沒有在動搖,張新傑垮下肩:「也只有碰到葉修的事可以讓你不理性了。將軍,我就相信你,我相信你,不會隨便的拋下霸圖跟我們。」

    「謝謝。」韓文清明顯鬆了一口氣,表情有一絲鬆動。

    「那個、等等,你們兩個,到底做說什麼啊?」張佳樂終於找到機會,弱弱的舉起手來。

    「副將……你跟將軍的話怎麼聽起來……」林敬言的聲音有點抖,對自己的猜測感到驚嚇。

    「小韓你跟葉修?!」

    「天啊韓將軍你跟我們團長到底?!」

    「我跟葉修,」韓文清停頓了一下,「在一起好些年了。」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