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肖王-兵器01.

新坑,應該是會填起來啦.....應該(被打

跑步的時候腦洞到的,一開始是原創,後來想想唉呀好像挺適合肖王的~

不過實際寫起來之後有點OOC啊(掩面逃

沒關係我就是個大寫的OOC(挺

順帶一提下禮拜是期中考了應該沒辦法更了嚶嚶嚶


01.

`肖時欽看著從天而降,獵獵做響的直升機,疑惑的對身旁科學部的人問:「真的需要這麼大的排場嗎?來得到底是……?」

「肖將軍,您可知道名為王不留行的兵器?」

「兵器?什麼兵器?」肖時欽疑惑,他們的武器應該都是很足夠了,還需要用這麼大一個直升機運送這麼多兵器?

「呵,肖將軍果然遠離政事已久。」科學部的人露出一個嘲諷的笑容,「兵器,指的是一個……一個有著人類外形的東西,有著無與倫比的破壞力,他一個就可以毀滅一個城市,我們將他命名為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肖時親皺起眉頭。這時直升機已經降落了。

「肖將軍。」一個壯碩的軍人對肖時欽行了個禮。

「你好,辛苦了。」肖時欽掛上制式的笑容。

直升機的門拉開了,裡面的人一擁而出,每個人都如臨大敵一般,然後從裡面拉出了一個巨大的膠囊狀的東西。肖時欽定睛一看,裡面有個人,那就是……兵器嗎?

「肖將軍,請先讓我們把王不留行移動到科學部吧。」說完,一群人就浩浩蕩蕩的把膠囊推走了。看著大家都不太把他這個將軍放在眼裡,肖時欽騷了騷頭跟了上去。

肖時欽到科學部的時候膠囊已經被立了起來,可以看清裡面的人影。

其實也看不太清楚,那人的眼睛、嘴巴都被嚴嚴實實的封住了,不是布,是某種金屬做得口枷、眼罩;手腳、腰、胸口,也被粗重的金屬扣環箍著。唯一可見的,只有那飄散在水裡長長的深紫色頭髮。

「肖將軍,這就是王不留行。」那個壯碩的軍人走到肖時欽旁邊,「我是這次負責監督王不留行的人,等王不留行任務結束我會負責把他送回去。」

他們這次的任務是一個恐怖組織的掃蕩工作,那個恐怖組織占據了一個大都市,都市裡的居民已被屠殺殆盡,物資武器也都被據為已有,組織的規模已經發展的太龐大,W國已經在這裡填了許多無謂的人命了。這個掃蕩任務最近落到肖時欽所帶領的部隊頭上,肖時欽當然是反對的,他的部隊跟他的人一樣,是個弱小實力不濟的小部隊,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科學部,但上頭只說,他們會送去兵器,當時肖時欽還不以為然,兵器這種東西,並不是多就夠了吧。

但他現在懂了。肖時欽看著王不留行,其實他還是有點不信,不過是個人而已,有厲害到可以一個人消滅那麼龐大的恐怖組織?

「現在要開始排除睡眠液了。」一個研究員大喊。在場所有的軍人端起槍,嚴陣以待。但肖時欽反而往前一步,想要看得更清楚。

唰──膠囊裡的液體被排出,膠囊也打開來了。

「開始解除限制。」箍住王不留行的那些鐵鍊手銬、腳鐐都被拔除,眼罩也摘了下來。

「王不留行?聽得到嗎?」一個研究員站得遠遠的,用麥克風問著。

王不留行的眼睛動了一下,輕輕的睜開眼睛。眼睛是金得驚人的金色,裡面似乎流轉著星光,讓人不自覺得被吸引。肖時欽看得發征,不知不覺的就邁開腳步站到了王不留行的面前。肖時欽聽到旁邊的人的驚呼,但他真的不覺得眼前這個美麗的人會傷害他。

王不留行也看著肖時欽,眼睛眨呀眨的似乎想說什麼。

「能……打開他的口枷嗎?」肖時欽遲疑的問。

研究員們和眾士兵面面相覷,他們很少很少幫王不留行打開口枷,畢竟兵器是不需要說話的,就算說了他們也不會聽。但是將軍都開口了……就算他是個形同透明人的將軍也好歹還是將軍,打開應該是沒關係的……吧?

最終研究員還是打開了王不留行的口枷。

王不留行先呼了一口,看著肖時欽慢慢開口:「你是……我這次的負責人嗎?」聲音有點沙啞,可以聽出很久沒說過話了。

「不是,我是這個部隊的將軍,負責人另有其人。」

「哦?你叫什麼名字?」

「肖時欽。你呢?」肖時欽笑了一下。

「我?你不知道我是王不留行嗎?」王不留行愣了一下,也笑了起來。

「咦?王不留行是本名嗎?我以為這只是個稱號綽號之類的,你真的叫王不留行?」肖時欽是真的驚訝了。

王不留行的笑更加深了,「不,我有名字,我叫……王杰希。」

「杰希……真是個好名字。」肖時欽也跟著燦爛的笑了,對嘛,果然還是有個普通名字的。

王杰希微微一動,抬起腳向肖時欽走來,王杰希比他矮一點,只到他的下巴而已。他們身邊的士兵全都緊張的開始冒冷汗了。

「你……就成為我的負責人吧。」王杰希露出一個令人不解的笑容。

「什麼?!不行!」肖時欽還沒有任何反應,那個壯碩的軍人已經先大喊了起來,「我是負責人!王不留行!你沒有那個資格更換負責人!」

唰!一搓深紫色的頭髮快速的伸向那個軍人的方向,險險的停在他的眼睛前。是王杰希的頭髮。

「你可以不接受,但必須得殺了我才行。」王杰希淡淡的說,臉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欸,別鬧。」肖時欽伸出手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既然你希望我當,我就去跟上頭交涉一下,不要這樣隨便威脅人啊。」

「嗯,如果不是你負責我就不出征了。」王杰希十分自然熟的靠到肖時欽身上,長長頭髮危險的飄著。

旁邊的研究員和士兵們害怕的一退再退,那個軍人臉色難看的用無線電不知到通知了誰。

不一會兒肖時欽就接到了上面來的電話。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