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肖王-兵器2

忙裡偷閒更新

馬個基我快沒存搞了>口<


肖時欽被狠狠的責罵了一頓,但是礙於王杰希說威脅,罵歸罵,終究還是答應了讓肖時欽參與任務。

肖時欽頭有點痛的走回自己的臥室,但一開門,肖時欽又覺得今天寧願睡在辦公室了。

王杰希好整以暇的做在他的床上看著他的書。

「回來啦?」

「呃……你在這裡做什麼?」

「沒做什麼啊,無聊。」王杰希闔上書,「你被罵啦?」

「當然啊,也不想想誰害的。」肖時欽彎腰從櫃子裡拿出換洗衣物,準備去盥洗,然後被王杰希拉住了衣角,「怎麼?」

「你……不怕我嗎?」王杰希面露疑惑,歪著頭問。肖時欽覺得他這個樣子很單純可愛。

「嗯……為什麼要怕?」肖時欽想了想在王杰希旁邊坐了下來,「因為他們說你是兵器?可是我相信眼見為憑,沒有親眼看見的東西不會妄下定論。」看著那一頭閃閃發亮的頭髮,肖時欽嚥了嚥口水,偷偷的、偷偷的伸出了手……

「不要碰!」王杰希反應很快的打掉了肖時欽的手,然後就看到肖時欽的臉上露出一個受傷的表情,「我不是小氣不讓你摸……只是,我的頭髮是我的武器之一,如果不是我自己把頭髮交到你手上,你還沒碰到手指就斷了。」王杰希無奈的解釋著,自己捉起一搓頭髮,放到肖時欽手上。

「這樣啊……」肖時欽也只能捧著而已,完全沒辦法摸摸這頭髮的髮質,他有點失落。

「你真的很特別。」

「是嗎,大家都說我很怪呢。」說完他們倆沒有繼續交談,肖時欽就去洗澡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王杰希硬要擠進那狹小的單人床裡,「你讓我去睡地上吧……很擠啊。」肖時欽覺得自己的頭又痛了起來。

「安靜,睡覺。」王杰希窩進肖時欽的臂彎之間,喬了個兩人都能睡得安穩的姿勢後就閉上眼,肖時欽的手被壓得緊緊的,只好安靜睡覺了。

隔天一早,肖時欽被門外的嘈雜聲吵醒,輕輕的把手臂從王杰希頭下抽出來後,開了門捉住一個小兵詢問。

「怎麼了,大清早吵吵鬧鬧的。」肖時欽露出溫和的笑容,然而肖將軍暴躁的起床氣是部隊裡眾所皆知,被捉住的小兵抖了一下。

「報、報告將軍,科學部那邊、說、說王不留行不見了!正發了瘋似的尋找呢!」

肖時欽無言以對。

「咳嗯,你去跟科學部說……不用找了,人在我房間。」肖時欽簡直想掩面逃跑,他覺得科學部這次鐵定不會放過他了。

「咦?!」小兵錯愕的看著肖時欽。

「咦什麼咦!還不快去!」

「是!」在惱羞成怒的怒吼下,小兵迅速的跑走。

「唉……」關上門,肖時欽覺得自己一瞬間老了好幾歲。

「怎麼了?」房間裡王杰希早已醒了。

「還不是因為你。」肖時欽向他頭去一個幽怨的眼神,認命的去刷牙洗臉。

「哦?是那群人嗎?」

「你也知道!他們昨天沒有把你關起來嗎?」那群人對王杰希這麼忌憚,怎麼可能沒有把他像昨天一樣包得像粽子一樣關回膠囊裡?

「自然是關了。」王杰希拿起茶杯,非常自然的喝了一口。

「欸?!所以那個東西根本就……?」

「根本就關不住我,沒錯,只要我願意,沒有任何東西關得住我。」肖時欽覺得他在語氣裡聽到了一絲得意。

「那你為什麼還在這裡?感覺上你並不是自願為他們效力的啊。」

「因為這個。」王杰希敲了敲胸前那一個鐵片。昨天肖時欽以為那是束縛之一,但在束縛拿掉後,它還是在,「這個東西連到我的心臟,W國的高層有遙控器,只要我一有反抗的念頭,一個按鍵就可以殺死我。」

「這……你會怕這個?」肖時欽皺起眉,不相信這個人會因為這種東西就受制於人。

「你覺得呢?你希望我不受控制?」王杰希笑了,笑得不懷好意。

「……不,你還是維持這樣吧。」想了想不受控制的王杰希……肖時欽就感到一股惡寒。

肖時欽趕緊收拾收拾,把人帶去科學部了。到科學部的時候,肖時欽都覺得他快研究員們瞪穿一個洞了。

「肖將軍!請問你把王不留行帶走做什麼?!」壯碩軍人與氣非常兇狠,旁邊的人也都端著槍看來就是一副肖時欽沒解釋清楚就別想安全離開的感覺。

「是我自己去的,有意見?」王杰希好整以暇的看著憤怒的眾人,而原本恨不得把肖時欽殺了的軍人與研究員們,對上王杰希的眼神後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一句話也坑不出來。

「既然沒意見,可以讓我們去吃早餐嗎?」王杰希抓住肖時欽的手臂,就往外面拖,自然是沒有人敢阻止他。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