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故城十一

想描寫老韓的內心戲....覺得老韓一定對葉修的任性妄為很不滿(握拳

一開始寫得超歪的嚇死自己XDD

希望這個版本不就沒那麼OOC(合掌


十一、

葉修的眼睛跟韓文清對上了,葉修拔腿就想跑!

「葉修!」沒想到韓文清看到葉修想跑,也不顧葉修身處的地方是靈界,就往葉修的方向衝。

「老韓你給我停!」葉修連忙急煞,但韓文清已經整個人到他面前了。葉修彷彿還能聽到喚魂陣另一邊的人的驚呼聲,「老韓你今天沒帶腦子出門嗎?!」上一次韓文清跑到靈界遊蕩葉修可以解釋成韓文清對那個魔法道具不太熟,不小心的。但這次韓文清又不顧危險的衝進靈界,葉修都懷疑自己的十年對手腦袋壞了。

「葉修!」韓文清大力的抓住葉修的手腕,一股不容葉修逃跑的氣勢,那幾乎可以看見的怒氣讓陵體形態的葉修都覺得自己快被燒死了。

「冷靜點啊老韓!冷靜點!」我的媽啊,老韓也太生氣了,他不過是、不過是睡了一會……不好像睡了滿久的啊哈哈哈……

「跟我回去。」韓文清也沒有廢話,跩著葉修的手就要朝喚魂陣走去。

「不行!現在還不行!」葉修慌忙掙開韓文清的手,卻發現韓文清握得死緊,根本掙不開,「老韓,再給我一段時間好嗎,在一下下就好了!」

韓文清瞇起眼,「你還要多久?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唉,我知道我在做什麼,但你不讓我做完,我心裡也不舒坦,倒不如讓我一次解決吧。」葉修將另一隻手搭上韓文清緊握的那隻手上,安撫似的磨蹭著,「相信我,很快的。」

韓文清沉默了一陣,「……我不相信你。但我知道,會變成你執念的事對你來說一定很重要。」

韓文清不知道葉修的執念是什麼,但是能讓那個總是笑得沒心沒廢的葉修、那個將興欣看得那麼重要的葉修,露出脆弱的表情,那麼那個『執念』,對葉修一定很重要吧,重要到一切都可以捨去。

「你知道就好……」葉修正欣慰的說,馬上又被韓文清打斷。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不相信你。你可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知道我是抱著什麼心情來到這裡的嗎?!」韓文清的聲音不自覺得大了起來。他真的難得的動怒了,對於葉修這種將自己至於險地、不顧他人感受的一意孤行,觸碰到了韓文清的底線,「你可想過你的夥伴們?你可想過我?!」

「老韓……」葉修有點被嚇到,應該說,他以為老韓會像以前一樣,縱容他的任性,他不知道……老韓這麼在意。

「我不是不想讓你來解決你的執念。」韓文清突然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鬆開了葉修的手,換成摸上了葉修的臉,「我在意的是,這麼危險的事,為什麼不跟我說呢,我們不是……戀人嗎?」

說來可能大家都不信,但是韓文清其實還是有對於『戀人』這個關係的一些期待和想法。跟葉修從相遇、相知,到相惜、相愛,他一直都看似很淡漠,那是因為他希望葉修可以保持他的一切,不需要因為與他在一起就犧牲什麼,他想看到的是與他一起翱翔的葉修,而不是被困住的葉修。所以他從來沒有對葉修的任何行為、決定說過任何一句話,韓文清想,讓葉修保持自由,他終有一天會懂得他那隱晦的深情。

但他還沒等到,就收到了葉修行蹤不明的消息。

就王杰希與肖時欽的說法,靈魂出竅絕對不是一兩年的事而已,從嘉世被滅那一刻起葉修就已經開始有了靈魂出竅的困擾,兩年多來,韓文清卻從來沒有聽過葉修說過任何一句。

他到底將他放在哪裡?

「我希望的是,我們可以一起併肩站在一起,你卻任何事都不跟說,你不信任我嗎?不相信我嗎?為什麼什麼都不跟我說呢?!」韓文清低下頭,看不清表情。

「我、我……」葉修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他跟韓文清的相處一直都是淡淡的、像是溫水、像是空氣,彼此的存在感雖低,但是也不能沒有。他不知道韓文清心底……原來也埋藏著如此炙熱的情感。

「不過也是我的錯。」韓文清抬起頭來,臉上的表情已經恢復正常,「我總是縱容你的任性,才會讓你這樣恣意妄為,不把我放在眼裡,所以這次我不會再讓你任性了。」

「老韓……等等!等等!你要做什麼放我下來!」葉修還在呆愣,韓文清一把扛起人來,「不行!你在等我一下!我!」

葉修話說到一半,天空突然傳來了異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