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故城十二

今年的期中考好虐,課修得特別多好痛苦

接下來就會更得比較慢了,我還有原創的文要趕(抱頭


十二、

兩人談話太激動太投入,一時之間居然忘了這裡是危機四伏的靈界。

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的白洞,以白洞為中心,眼前所見的一切都被捲入。

「不好!」葉修看到這個場景,馬上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因為韓文清強行進出靈界,在加上葉修這個生靈,讓靈界的結界出現了裂痕,現在靈界要藉由『吞噬』來修復這個裂痕。

「韓文清你快出去!」葉修急急忙忙的要把韓文清推出去。

「我不走!」韓文清自然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你也一起走!」他的確不能繼續待著了,但不代表葉修就可以!葉修是生靈,生靈也是不該待在靈界的!

「可是、可是!」葉修猶豫了,這一走,他一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再看到蘇沐秋了,別說韓文清不會同意,被強制縫合的靈魂也不可能在出竅了。

「葉修!」韓文清簡直想一拳打下去,都什麼時候了,生死關頭!葉修還在猶豫個什麼?!

「韓文清!」葉修大喊,憤怒的、認真的,韓文清從來沒有聽過他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老韓,你聽我說好嗎。」

韓文清仍死死抓著葉修的手,他瞪著他,緊閉雙唇。

「老韓,對不起,但是、但是,那個時候我已經後悔過一次了啊!我不要再錯過了!這是我最後一次機會了!不會在有下一次了啊!」

韓文清一句話也沒說,他們就這樣安靜的對峙著。

天空的裂口愈來愈大,愈來愈接近兩人。

「出去吧老韓,我……會平安出去的。」葉修撇過頭去,不敢看韓文清。韓文清依然沒有說話,但抬起腳往來時的路走去。

「葉修……你總是,對我殘忍。」韓文清輕輕的落下一句話,消失在喚魂陣的另一邊。

§

韓文清消失在結界的這一邊時,原本安文逸就要跟著衝進去,但被喬一帆拉住了。

「韓文清前輩有葉修前輩護著,不用擔心的。」這麼一說想想也是,縱使大家焦急,也只是在外面等待。現在也只能相信那兩個人了。

安文逸跟喬一帆依然守著喚魂陣,其他人緊張的盯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正當張新傑有些不安的正打算開口詢問……突然!

「不好!」喬一帆大叫。

「怎麼了?!」

「靈界、靈界正要進行『吞噬』!」安文逸的頭上滴下大滴的冷汗,不一會就浸濕了衣衫。旁邊的喬一帆模樣也沒好到哪去,滿頭大汗,雙手緊抓著雪紋,不停的往喚魂陣輸送力量。

吞噬,其他人當然也知道吞噬是怎麼一回事,也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

「將軍!」張新傑忍不住朝喚魂陣大喊。

「韓將軍再不出來的話!我們撐不住了!」喬一帆痛苦的說。他跟安文逸現在可以說是在違反自然強硬的在靈界開著一個洞,不僅耗費大量的力量,靈界的力量也不停的攻擊他們。

「小喬!小安!」方銳衝上去扶住搖搖欲墜的安文逸,安文逸只是咬牙繼續苦撐。

「葉修!你到底在搞什麼?!」魏琛忍不住破口大罵起那個不知道在哪裡的人。

眾人焦急的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這時!

韓文清走出來了。

韓文清面無表情,似乎放棄了什麼、似乎想通了什麼,明明沒有表情的臉,卻讓其他人感到莫名的壓力。

「將軍……」張新傑迎了上去。韓文清揮揮手,打斷他的問話。

「葉修不回來,抱歉,我沒辦法說服他。」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眾人怎麼會聽不出話語裡的憤怒與無奈?

「怎麼!葉修那小子是活膩了嗎?!先不說他到底完成了心願沒有,這個『吞噬』就算是生靈也會有危險的啊!」魏琛憤恨的垂了一下旁邊的柱子。

安文逸這時倒了下去。

「小安!」方銳連忙扶好安文逸,手一摸,「好燙!」

安文逸一倒,喚魂陣也撐不住了。喬一帆顫抖的收了陣,跟安文逸一起待在營火旁取暖。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