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執肖王-兵器03

暗搓搓的來更新

目前依然原創一直線中,五萬多字重新潤稿簡直想死

而且大多都要刪掉等於重寫.......(倒


「走就走不要用拖的嘛……」肖時欽逃過一劫,跟著王杰希走在走廊上。

王杰希斜眼看了他一眼,「你在軍中好像沒什麼聲望的樣子。」

「嗯,是啊,的確是沒什麼聲望。」沒意外王杰希會看出來,畢竟這個部隊不尊敬他是顯而易見的事。被看出來肖時欽也沒有腦羞,大方的承認,「畢竟一個空降的再生人能有什麼人望呢。」肖時欽無奈的聳聳肩。

「再生人?你是再生人?」

「是啊。」所謂再生人,是指用特殊科技將一個人保存下來,時間可任選,但最短為50年,其限一到,那個被保存的人就可以『復活』,肖時欽是一世紀以前的人了,那個時候他被保存了下來,一世紀後他再睜開眼睛,已經到了眼前的世代。而他在一世紀前,是個戰功標榜的將軍,雖然過了一世紀,但既然人還在就無法抹滅他擁有戰功的事實,於是就讓肖時欽空降到這個位在偏僻鄉下、武力不高,只有科學部拿得出名號的小部隊。

「哦……這樣啊……那再生你的人是誰?」王杰希還是一副不驚訝的樣子。

「不知道,我的記憶……並沒有被保存下來。」再生是有選項的。完全再生,連同記憶都保存的再生,一般來說天才科學家、總統級別、富豪等等等,才會選擇貴得要死的完全再生;不然一班都是選擇新生再生,就猶如字面上所說,跟嬰兒一樣,從頭開始的人生。肖時欽就是新生再生,他睜開眼的時候,宛如一張白紙一般,幸好這種再生人學習力很強,俗話說腦袋忘了身體會記得,大概就是指這樣的狀況吧。

「這樣啊,不過一醒來就能當回將軍也是挺了不起的。」

「據說我的將軍位子是那位再生我的人幫我求來的,但他卻沒有留下一點痕跡就這樣從我生命中消失了。」想想也是有點惆悵,這個人一定跟他有很重要的關係吧,但是不管是日記、照片、相關的人事物,沒有一丁點留下的痕跡,軍方的人也說,知道他的人都被封口,而經過一世紀以後那時的人都死決了,也就沒有人知道到底是誰幫肖時欽再生的。

「你很想知道?」

「當然啊,他一定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吧。」

「是嗎。」王杰希冷淡的回應,結束這個話題。

到達餐廳之後,兩人默默無語的吃起飯來。

「對了。」肖時欽率先打破了沉默,「等等就要出任務了,你不用去準備什麼嗎?」他看著王杰希還一派優雅的吃著早餐,是說這人吃早餐的樣子也太優雅了!

「不需要,需要準備什麼?」王杰希反而歪著頭問他。

「呃……我怎麼知道。」肖時欽被問得啞口無言。

「呵,等等你就看著我就行了,不用擔心。」王杰希又露出一個深藏不露的笑容,讓肖時欽有點害怕。

§

時間一到,直升機將他們載到那個組織佔據的城市裡,那是肖時欽用盡千辛萬苦、用盡所有計謀才搶過來的一滴滴小土地──一棟大樓,肖時欽看著整台直升機只有他、王杰希、幾個軍人以外沒有其他東西,肖時欽愈發好奇王杰希的力量。

只見王杰希拿出一個……掃帚?掃帚?!

那個掃帚看起來雖是金屬製的,但還是一個掃帚,一個掃帚……可以幹嘛?

「肖時欽。」王杰希喊了他的名字,這好像是王杰希第一次喊他的名字?

「什麼事?」肖時欽趕緊從掃帚的想像中回神。

「看著我,好好的、看著我。」王杰希看著肖時欽的眼睛,深深的看了進去,肖時欽覺得自己彷彿被看到了靈魂深處,深深的、深深的,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我知道,我會好好的看著你的。」

王杰希微微一笑,然後縱身一跳。從大樓頂跳了下去。

肖時欽嚇得趕緊跑到圍牆邊,看到王杰希優雅的降落在地。肖時欽拿起一旁的望遠鏡追逐著王杰希的背影,看到王杰希很快的抵達的人的巢穴,速度快得不可思議。

王杰希站在那,完全沒有任何防備,敵人一窩蜂的衝了出來,然後……王杰希舉起掃帚,猶如閃電一般在敵人之間快速的移動,他經過的敵人一個個倒下,飛濺的血花造成了血霧,肖時欽漸漸看不清王杰希的身影,只能看見紫色的頭髮不停的飛舞。

這時肖時欽注意到四方大樓上的狙擊者已經對準了王杰希,肖時欽下意識的想大喊,但根本來不及!狙擊手已經扣下板機!

王杰希頭也沒抬,他的頭髮像是有自我生命一樣,自己飛揚了起來,將所有子彈打落。就跟王杰希講的一樣,沒有他自己主動,根本沒有東西近得了他的頭髮。

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王杰希單方面的屠殺,從太陽升起、到太陽落下,沒有間斷、沒有猶豫,人命在王杰希面前宛如螻蟻,一捏即碎。

已經沒有人了,王杰希站在原地不動了。

肖時欽跟其他軍人跑到王杰希所在的地方。但只見那些軍人在王杰希一百公尺處架起了好幾架反坦克砲。

「你們做什麼?!」肖時欽臉色難看。

 

軍人們沒有理他,「王不留行!放下滅絕星辰!」他們用擴音器大喊,不敢接近一步。

肖時欽有點懵,他不懂這些人再怕什麼,他看了看,既然沒人要動也沒人理他,那他就自己過去吧。

「肖將軍!別輕舉妄動!別接近王不留行!」軍人趕緊叫住他。

肖時欽疑惑的回過頭來,「為什麼?」

「舔了人血的王不留行會失去意識、接近他的人無一生還!請讓我們先將王不留行禁錮!」

「嗚……不會的。」肖時親沉默了一下,堅定的回話,「他……不會傷害我的。」說完腳步沒有任何遲疑的朝王杰希走去。

王杰希低垂著頭,看不清表情。他的身邊全都是屍體,血霧還未完全散去,但本人卻完全沒有沾上一絲血跡,乾淨地、猶如地獄中的神祇一般。

「杰希。」肖時欽聲音低低的,不自覺的親暱的喊了他的名字。王杰希聽到肖時欽的聲音,彷彿觸電一般明顯的顫慄了一下,他緩緩的頭起頭。

王杰希的臉上充滿了淚,但眼睛裡沒有任何情緒,像是人偶一般,怔怔的看著肖時欽。肖時欽溫柔的一笑,輕輕牽起王杰希的手。

「杰希,回去了。」

「……好。」王杰希軟軟的說了一字,就在往肖時欽懷裡倒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