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劍三策唐-戒指

不知道有沒有人對原創耽美文有興趣

最近在寫給小夥伴們的文,想丟過來

最近原創告一段落,要繼續寫故城了(ง๑ •̀_•́)ง


    秦林從徒弟那裡得到了一個戒指。

 

    雖然像是從五毒的攤販手裡買到的紀念品,但它還是個戒指。木頭做的戒指上面還有小巧可愛的花朵做裝飾。

 

    他就不懂了,要帶伴手裡也不用選這麼女氣的東西吧?五毒肯定有很適合漢子的紀念品吧!他一個大男人,還是堂堂唐門,他徒弟到底是幾個意思?!

 

    秦林把玩著小小的戒指,心裡雖然千萬隻滾滾奔過,但也不敢把戒指丟掉。

 

    開玩笑,那可是那個凊揚送的耶。他第一個,也可能是最後一個的徒弟、那個悶騷到爆表、說句話像要他的命、寧願受重傷快死也不願意求救、身為師傅卻什麼都沒幫他做到就自己畢業的凊揚送的耶!

 

    光是『凊揚送的』就足夠讓秦林把這個戒指給錶框掛起來紀念了。

 

    秦林不是個廣義上來說的好師傅。第一,因為秦林跟凊揚門派不同,自然無法教什麼手法之類的;第二,秦林很窮,窮到送不出什麼像樣的畢業禮,連凊揚還小的時候,想送點材料、裝備什麼的都得去跟師姐抱大腿才有;第三,秦林真的很窮,帶凊揚去打秘境,連修裝費都出不起;第四,秦林是個性子極軟的人,討厭打打殺殺,所以凊揚跟本從他這裡學不到任何關於與人插旗、戰場、陣營戰的所有知識……

 

    或許大家會說所謂的好師傅不是一定要送錢送裝才叫好師傅,但是秦林看著自己大師兄養徒弟簡直像在養兒子一樣(而且嚴格來講那還不是他的徒弟),他總是覺得自己非常不合格,更何況不能教手法還不能教關於江湖的一切……實在是個很大的硬傷。

 

    秦林最常陪自己徒弟的事就是聊天,人一回來秦林就抓著說個不停,從白天到黑夜,兩人只要一碰面聲音就不曾停過,不過當然都是秦林單方面在講。

 

    秦林本來沒有打算收徒弟什麼的。畢竟他這個人實在太不適合在江湖生存,性子太軟,最喜歡的事情是在唐門的小角落種花養滾滾、飛去問到坡看花、飛去純陽賞雪、飛去萬花谷爬山、飛去揚州搭船……總之就是做盡各種休閒養老之事。

 

    那個時候不過就是路經洛道時,看到一隊天策,貌似快滅隊了,於心不忍,抬手給了一發追命,幫忙把那些盜賊給打死了後,仔細一看,那些天策居然都是還沒出師的孩子,更更於心不忍的把受了重傷的小天策搬去治好了傷,還好人做到底的送回天策府。

 

    這一送,天策的人告訴秦林,這群小天策的背後來頭不小,父母各個都是天策裡有頭有臉的人物,連帶的小孩都跟著瞧不起人來,所以天策沒有人敢收他們為徒。而裡面那個傷的最重的,是個孤兒,是這群官二代天策找來當勞動力的,平時接任務都丟給他做,但這個孤兒很爭氣,即使環境很刻苦但依然展現了他過人的天賦,一天比一天厲害,而那群官二代看著更不順眼,欺負的更厲害。天策的人常常用任務把他從官二代身邊隻開,但救得了一次兩次,總有照顧不到的地方,這一次就是被官二代們得到機會,找了他去了一個比他們實力更高的地區……原本可能是想趁機害死他,可沒想到連自己都差點賠進去。

 

    隔天,秦林就收了那個孤兒為徒。那就是凊揚。

 

    後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秦林將凊揚帶回唐門,開始了划水養徒弟的日子。

 

    凊揚是個很有天分的天策,雖然秦林能給的幫助很有限,但秦林的師傅凊揚的師祖人面很廣,找了幾本天策秘笈,凊揚就自己練得有聲有色。畢業後慢慢的在江湖上站穩了位子。

 

    秦林雖然沒有想收徒弟,但既然收了也是很希望可以認真養的,但是他能給凊揚的幫助還不如他大師兄能給的……秦林很是鬱悶。

 

    凊揚雖然很安靜,但是卻很乖,明明就是個幾乎將他放生的師傅,但總是很專注的聽秦林說話,很認真的喊著師傅。

 

    現在這個認真又嚴謹的徒弟送自己戒指……秦林真的想不透。

 

    不過是心愛的徒弟送的,秦林找來了一條鋼繩,將戒指掛在脖子上很開心的去找大師兄顯擺一下。

 

§

 

    凊揚回到唐家堡時找不到他的師傅。去了大師叔那邊找也沒找到人。凊揚不意外,他的師傅早就習慣了一個人自由自在的生活,根本不習慣跟人交代自己的行蹤,雖然在收了他之後有想要努力習慣,但還是常常忘記,不過至少已經會在要離開唐家堡前寄信給他知道了。

 

    凊揚沒有打算去找,沒收到信表示秦林人還在唐家堡裡,那總是會回來吃飯的,自己只要準備好晚餐等待秦林回來就可以了。

 

    距離秦林收凊揚為徒也已經過了五年了。這五年間,除了去年畢業的時候,回去天策接了一些任務跟拿到真正的天策資格外,他都跟秦林住在唐家堡,唐家堡對凊揚來說,已經是自己的家了,記憶中充滿敵意的天策府,反而陌生。

 

    唐家堡在近幾年的改革後已經不像以前那般排外,因此秦林才可以把凊揚養在堡裡而沒有被趕出去。雖然老一輩的唐家人對於外人依然很是排斥,但新一代的唐門弟子,卻很是能夠接受。凊揚沒什麼天策朋友,唐門的好友倒是多如海,幾乎所有唐門的年輕弟子都喜歡這個安靜沉穩的小天策。

 

    凊揚今年剛滿二十二歲,英武俊朗的東都之狼,瞬間擄獲了多少少女的心。唐門就不用講了每次回堡都可以看到女孩們堵著凊揚,在外做任務更是頻頻有人願意以身相許、投懷送抱,凊揚總是拒絕的,剛開始,他以為是因為他年紀還沒到,所以沒感覺,但是最近,他總是想起秦林。

 

    那個七秀女孩問他,若是如此美麗的女孩你都不心動,那你看到誰心臟會跳動呢?

 

    那個藏劍少女問他,如果我如此優秀你都看不上眼,誰才配得上你呢?

 

    那個同門的天策少女問他,連同門都無法讓你想保護,那麼你想將誰護在身後呢?

 

    那個五毒的女子問他,這個代表套住一個人一生的飾品,你想套在誰身上呢?

 

    凊揚想也沒想,答案就是秦林,也只會是秦林。

 

    秦林是凊揚的一切。凊揚永遠都記得他第一次與秦林見面的一切。

 

    凊揚那時躺在床上,他傷的最重,一隻眼差點瞎掉。凊揚看著秦林慢慢的、小心翼翼的走近他,他記得他,那時他以為自己短暫的人生就要結束了。但是一個機械翼遮蔽了天空,一記攻擊劃破了他早已被鮮血淹沒的眼睛,一個敵人被一擊打倒在地,收起機械翼的那人,背著陽光,閃閃發光的走來……

 

    凊揚掙扎的想爬起身,但那個人小心的把他壓了回去,怯生生的輕輕的問了句:「你要不要當我徒弟?」

 

    凊揚想都沒有想,就回答了好。或許是已經困在谷底太久了、也或許是那對於救命恩人的依戀,凊揚不知道,但他就是決定了,他一輩子都想跟著這個人。

 

    跟著秦林來到唐家堡,凊揚沒有覺得什麼不好的,反而是秦林一直介意,秦林總覺得凊揚還是該跟天策再一起才行。但無奈凊揚對於回天策十分抗拒,只好作罷。

 

    跟秦林再一起的生活很好,非常好,不是表面話,凊揚是真的認為這種生活非常好,種種花、養養熊貓、到處遊山玩水……雖然秦林一直很介意沒有辦法帶著凊揚練武這件事,但凊揚一點也不在乎。對他來說能夠這樣悠閒的、不被威脅的日子已經讓他很滿足了,而且他從沒離開過天策府,對於能到處遊歷也非常興奮。能不能夠成為一個真正的天策,對凊揚來說一點都不重要,只要安穩的日子能夠一直持續下去,即使當個商人也是很好的。

 

    但是因為每次秦林只要看到他毫無長進的槍法,就會露出一副“全都是我的錯”的臉,所以凊揚只好乖乖的自學,他實在不想看到秦林傷心的樣子。但是從他開始認真練武後,秦林就很少帶他遊山玩水了,凊揚覺得很悶,不過他後來發現可以用打秘境的名義叫秦林帶他出門,凊揚就比較不悶了。

 

    即使因為任務的關係凊揚常常離開秦林獨自一人到外面出任務,但凊揚依然最依戀唐家堡,因為秦林在這,只要有秦林在的地方,就是世界。

 

    從五毒的女子拿到戒指後,凊揚看著秦林,幾次握緊雙手想要送出去,但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是喜歡的,但這種喜歡,是家人間的喜歡吧?他當秦林是家人吧?但是是家人的話……不就代表著他有一天必須看著秦林對著另一個陌生的人笑?對著另一個陌生的人好?所以不是家人吧、果然,只能是愛了。

 

    但是,秦林喜歡他嗎?他是男子,秦林也是,同為男人……真的有可能嗎?如果秦林拒絕了……凊揚覺得世界末日也不過如此。

 

    從拿到戒指到現在已經過了兩年,這個戒指一直放在自己的胸前,猶豫著,直到幾天前他聽到秦林跟大師叔的對話。

 

    「你年紀也不小了,沒打算安定下來?」

 

    「師兄你在說啥啊,我還年輕的很好嗎!」

 

    「哼,我是怕你繼續宅下去,老了沒人顧,到不如趁現在條件還好,趕緊找個情緣。」

 

    「師兄你很囉唆耶,你應該先擔心你自己啊,你年紀可是比我大。」

 

    「找死啊臭小子!」

 

    雖然只是平常的、師弟與師兄的對話,但是這普通的對話卻提醒了凊揚一件事──秦林總有一天會找到情緣,會不再是只屬於他的師傅。

 

    凊揚慌了,他茫然的看著唐門的天空。如果秦林不再屬於他一個人、如果秦林現在的溫柔都將屬於另一個陌生的女子……凊揚覺得他的世界碎了。

 

    凊揚混亂的離開了唐家堡,刻意接了一個兇險的任務。在血光四濺中,他的心慢慢的沉寂了下來。然後他毫髮無傷的離開戰場,馬不停蹄的又趕回了唐門,找到了秦林,把這兩年來一直躺在他心口的那枚戒指,遞給了秦林。

 

     秦林一臉迷惑,但凊揚實在是個不太會講話的人,他一句話也沒說,應該說他根本不敢說,只希望秦林可以懂。

 

    凊揚想清楚了,與其在害怕中錯過秦林,倒不如放手一搏。若是真的被拒絕了……他的人生已經過得十分幸福了,已經夠了。

 

    凊揚做好了飯菜,今天甚至做得特別的豐盛。秦林也是會煮飯的,而且廚藝甚至可以比得上御膳房的大廚,不過秦林也懶,自從訓練好凊揚做飯後,秦林就很少自己動手了。凊揚雖然覺得很可惜,但也滿享受這種為喜歡的人洗手作羹湯的感覺的。

 

    時間一分分的過去,凊揚坐立難安。但其實也才剛接近傍晚而已,夕陽消失在唐家堡的頂端時,秦林回來了。

 

    秦林全身都是土,沾染著許多花瓣。

 

    「師傅。」凊揚皺了皺眉頭,迎上去幫忙秦林把泥土拍掉。

 

    「啊哈哈哈,一個沒注意降落的時候沒煞好車,在問道坡跌了個狗吃屎啊哈哈哈,超丟臉的,幸好沒有其他人看到。」秦林笑得很燦爛,但他平常就笑的這麼燦爛了,凊揚實在是不知道秦林到底有沒有懂那個戒指的意思。

 

    「我先去洗個澡好了,雖然有點對不起你的飯,但這麼髒我都不好意思吃啊。」秦林說完就進去了房間梳洗了。凊揚只好繼續坐立不安。

 

    但秦林一直沒有出來,太久了,凊揚稍微走近秦林的房間,還沒出聲就聽到秦林喊他。

 

    「凊揚,進來一下好嗎?」

 

    凊揚疑惑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坐,師傅有話問你。」秦林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認真,跟剛剛在門口笑嘻嘻的人截然不同。

 

    凊揚乖巧的依言坐下,心裡很是忐忑,這架勢秦林肯定是想問他關於戒指的事吧?

 

    「凊揚,你告訴師傅……」秦林停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像是鼓起了所有勇氣一般,「你是不是找到情緣了?!」

 

    秦林最後的問句聲音有點大,但這不是嚇到凊揚的原因。

 

    「……」凊揚一時之間實在不知道回答秦林這個問題。

 

     秦林很專注的看著凊揚,凊揚被看得有點暈眩。

 

    「我……我喜歡的人……那個人是……」凊陽剛鼓起勇氣想講出秦林的名字時,他突然就停住了。

 

    秦林哭了,沒有任何預兆的,大滴大滴的眼淚就落了下來

 

    「這、這樣啊,那很好啊、我、你、你有個人可以、掛心也好、省得你、你……」講到一半秦林就講不下去了,泣不成聲。

 

    凊揚在旁邊慌的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但是定神一想,凊揚突然開心了起來。

 

    秦林的反應這麼大……是在意的意思吧?是在意他的意思吧?他可以……這麼自戀的想嗎?

 

    「師傅。」凊揚單膝跪在秦林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執起秦林的手,「師傅,我有喜歡的人了,那個人,我真的非常喜歡,只要看著那個人,我的人生就有了意義,只要那個人在,我的世界就是圓滿的。」

 

    「那、你就去啊、我可沒有、把你硬留在這啊!」秦林說著就要甩掉凊揚的手,凊揚更加用力的握緊。

 

    「那個人就是……師傅您啊。」凊揚的眼眶濕了,眼前的秦林朦朧了起來,「那個戒指,我希望是您戴上……讓您的現在與未來……全部屬於我。」眼淚悄悄的划過凊揚的臉頰,秦林看呆了眼。

 

    「我、我是男子耶……你、那個……」秦林慌亂了。

 

    「我一點也不在乎。我只是喜歡你而已。」

 

    「我、我有哪裡好……」面對平時不說話,但是現在卻如此振振有辭的徒弟,秦林只能弱弱的問到。

 

    「你笑起來很好看,燦爛的可以讓我忘記以前的一切;你的眼睛永遠是亮的,讓我不會畏懼任何的一切;你總是樂觀,讓我對任何一切都樂觀;在我心裡,你一且都好的。」

 

    秦林的臉一下就紅透了,面對徒弟如此直白沒有任何遮掩的告白,秦林覺得無法直視了。

 

    「師傅你呢?喜歡我嗎?有將我放在心上嗎?」

 

    「我、我……」

 

    「師傅,我的世界、只有你了。」

 

    凊揚看著秦林,五年以來,不曾變過的這個人,就是他喜歡的人,是他的一切。

 

    「你不要這麼肉麻好不好……」秦林的臉紅的都快滴出血來了。

 

    「那師傅你的答覆呢?」

 

    「我、我不能……」

 

    「師傅。」

 

    秦林還想逃避,但凊揚強硬的,希望秦林現在就做出決定。

 

    是答應從此徒弟變情緣,亦或是就此失去一個心愛的徒弟。答案要選什麼早已不言而欲。

 

    「我、這個、你……」秦林恨不得可以把頭埋進土裡,「我、我……我也、喜歡你……吧。」

 

    凊揚一瞬間哭笑不得,那個“吧”讓他也點擔心。但是很快的狂喜就蓋過了一切。

 

    秦林答應了,秦林接受它了!

 

    凊揚無法克制的用力的抱緊了秦林。這一刻他的世界圓滿了。

 

    秦林猶豫了一下,也慢慢的抱住凊揚。

 

    這是他的徒弟,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其實秦林是個十分孤僻的人,他的世界除了自己的師門,就只有自己,他不太喜歡接受不認識的人闖進自己的世界。但是那個時候,他毅然決然的就決定讓凊揚進入自己的世界,或許是同情、或是其他一些什麼的,但不能否認的事,凊揚對秦林來說,很特別。

 

    這樣也好,秦林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這樣就在也不用擔心有一天凊揚離開他了、不用再擔心凊揚認識這個世界的好後會丟下他,因為現在凊揚整個心,都是他的了。

 

    「師傅,我喜歡你。」凊揚低低的、帶著哭腔。

 

    「徒兒,你這一輩子,別想逃了。」秦林笑了出來。

 

    「沒關係,我願意。」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