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全職喻黃喻-綁架

一發完結

基本文洲跟少天我吃喻黃,但這篇的文洲實在是(糾結

所以還是打個喻黃喻無差好了,反正什麼事都沒做(攤手


上個月發生了一起不大不小,卻震驚全國的綁架案。

說它不大不小,是因為發生不到兩天,被綁架的人質就自行脫逃,並且協助逮到嫌犯。

發生這種事,足以想像竊賊腦袋之笨。但這猶如笑話一般的事件,為何又會是震驚全國的大案呢……

因為被綁架的當事人,是全國,喔不,是全球有名的電競選手──黃少天。

 

黃少前陣子被人綁架了。

這句話有一段時間是整個藍雨裡的人們見面的開場白。畢竟這麼狗血、這麼刺激的話題不是天天都有,更何況還是離自己這麼近的人發生。就連黃少天本人,也時不時拿這個來調侃自己,或是讚美自己。

「唉呀唉呀你們都沒看到本劍聖那個時候是多麼聰明機制!把那兩個綁匪虎的一愣一愣的啊找不到天南地北啊,還騙了他們兩人請我吃了一頓豪華大飯店五星級的那種!沒吃苦沒吃苦我這麼聰明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讓自己吃苦!這麼聰明絕頂智勇無雙的人全天下也只有我一個人而已了啦哈哈哈!」

剛被救出的那一段時間,黃少天幾乎天天講、天天講,每天講的版本還不一樣,今天講他騙綁匪請他吃飯,隔天講他用槍跟綁匪火拼五六個小時才僥倖逃出……大家都當作故事在聽,忘了這該是件很可怕的事,黃少天本人也毫不在意。

但有個人很在意。

「夠了!」黃少天第57次在走廊上講起他被綁架的故事的時候,喻文洲突然憤怒的開了口。

黃少天錯愕的看著喻文洲,而那個被黃少天攔下來的小職員嚇的不敢動彈。

「不要在講這件事了!這一點也不有趣!」喻文洲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目瞪口呆的黃少天。

上一次看到隊長生氣……是什麼時候啦?

 

他不是從一開始就對少天抱持著那種感情,應該說,他從來沒有意識過自己居然抱持著這種感情。

一切都是從綁架案之後開始變調的。

還記得那天天空陰暗,微微飄著小雨,食堂的販賣機飲料壞了,少天纏著他,說要出去買飲料。

「就一下就一下下嘛,隊長~~」黃少天抱著他的手臂,一如往常的撒嬌著。

「我也要去!」小盧見狀,也高舉著手要一起去。

「唉,真拿你沒辦法。」喻文洲從以前就沒有辦法拒絕少天的要求,反正只是買個飲料……不要緊的吧,「但是小盧你不準去。」

「咦咦?!隊長偏心──」

「哈哈!小盧你不要難過,你要喝什麼我幫你買!來來來!大家都有份啊!」黃少天吆喝著,訓練室一時間吵鬧了起來。

「隊長呢?要喝什麼?」少天拿著筆跟紙,快速的記錄著大家的飲料。

喻文洲微微一笑,「不用了,我喝水就夠了。」

「好吧。」黃少天知道喻文洲的習慣,也沒多問,「那我走啦!」

喻文洲目送著少天打起傘,從門口走了出去。這種陰雨天,也不會有粉絲跑來堵人,應該沒事的。

黃少天過了馬路,超商就在斜對面而已,這時路邊停下一輛黑色的轎車。

喻文洲的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不安的感覺襲來,他緊盯著少天,不敢移開視線。然而下一秒,就出事了。

黑色轎車衝下三個人,抓住了毫無防備的少天。

「少天!」喻文洲大叫,馬上衝下樓。

訓練室裡的人被他嚇到,跟著一起跑了下來。等到他們跑到門口,黑色轎車早已逃逸無蹤,黃少天自然也失去了蹤影。

「隊長?黃少怎麼了嗎?」鄭軒站在旁邊疑惑的問。

「報警。」喻文洲緊盯著原本黑色轎車停的地方,握緊了雙拳,說出的話讓人摸不清頭緒。

「報警?為什麼要報警?」

「我剛剛看到……少天被人綁上了車子。」

 

雖然喻文洲有目睹過程,但卻沒有記下車號,只知道是輛黑色轎車,範圍太大,一時半刻也找不著。他們沒有接到勒索的電話,就這樣度過了焦急的兩天。

然後,黃少天就自己出現在了警局。

驚險的事件就這樣突然結束了,所有人都十分佩服黃少天的機智。

但是喻文洲不會忘記,黃少天嘴裡雖然說得輕鬆有趣,但是那短短兩天就消瘦下去的臉龐,和深沉的黑眼圈,憔悴的讓他心裡淌血。

當所有人都把這次的綁架事件當作趣聞在談論的時候,只有他,不願提起。

 

那兩天,無時無刻,只要一想到黃少天可能發生什麼事,喻文洲就害怕得發抖,心臟彷彿被人揪緊一般的疼痛,可能失去黃少天的恐懼,他連想都不敢想。

黃少天回來後,他對黃少天的心疼,還有重重鬆了的那口氣,讓他察覺到,或許,他對黃少天的感情,已經超越了友誼。

 

扣扣!

「請進。」喻文洲的聲音從門後傳出,黃少天推門進去。

「隊長。」黃少天小心翼翼的觀察喻文洲的表情,嗯,看起來應該沒有在生氣了。

「怎麼了嗎?」喻文洲看著手上的文件,沒有看他。

「欸……沒事啦……只是……」黃少天扭扭捏捏的,不知道怎麼說。總不能跟喻文洲講,因為你心情不好所以我很在意吧!怎麼聽都很像騷擾啊!

「沒事的話就趕快回去訓練吧,休息時間要結束了。」喻文洲站起來,闔上文件,走到書櫃前把文件收了回去。沒有看他。

「啊、呃、呃、隊、隊長是不是心情不好?」黃少天覺得喻文洲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

「沒有啊,走吧回去訓練了。」喻文洲收拾了一下桌面,繞出書桌,經過黃少天。還是沒有看他。

「沒有的話……」黃少天從背後握住了喻文洲準備扭開門把的手,將他整個人圈在胸前,「為什麼隊長都不看我一眼?從我回來之後隊長一直都好冷淡,發生什麼事了嗎?還是我做錯了什麼?」想著這一個月來的種種,黃少天突然有點想哭。

「如果我犯錯了,至少給我一個機會改進啊,你這樣什麼都不說……」黃少天覺得自己真委屈,特別委屈。

「……沒有,你沒做錯什麼。」沉默了很久,喻文洲才淡淡的回答。

「那為什麼隊長你都不理我了!」黃少天大聲的喊。

「……不是你的問題,是我有問題。」喻文洲依然沒有抬起頭看他,黃少天氣不打一處來。

「隊長如果你討厭我就直說不用這樣拐彎抹角的!」

「沒有!我怎麼可能討厭你!」喻文洲大聲回應,「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黃少天強硬的把喻文洲轉過來面對他,驚嚇的發現喻文洲臉上淌著淚,「怎、怎麼啦?」

黃少天驚慌失措的用手抹去喻文洲臉上的淚,看到黃少天驚嚇的臉,喻文洲被逗笑了。

「少天,我喜歡你。」

「欸?」手定在半空中,黃少天瞪大了眼睛。

「我喜歡你,所以,怎麼可能討厭你。」喻文洲微微一笑,是他從以前到現在,唯一會對黃少天展露的溫柔微笑。

黃少天愣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喻文洲感到心中微微一疼,一切都到此結束了吧,終究是無法隱藏自己的心意。對你冷淡是因為,不希望被你發現,發現到這要奔湧而出的感情,不想破壞現在美好的關係,但反而傷害了你。

喻文洲又笑了,然後轉身,開門離去。

 

黃少天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他還沉浸在妄想實現的狂喜之中。隊長喜歡他?喻文洲也喜歡他?!

有什麼會比聽到喻文洲的告白更讓人開心!

黃少天回過神來,才發現該追上去。他連忙拉開門,發現喻文洲其實也才走離幾步而已。

「文洲!」黃少天一個箭步飛撲向前,熊抱住了喻文洲。

「少、少天?!」換喻文洲驚嚇了,他不知所措的看著纏在腰上的黃少天。

「哎呀哎呀隊長你也聽我說完話在走!我只是愣住了沒反應過來你怎麼就拋下我了!」黃少天死抱著喻文洲的腰,不管他怎麼推都推不掉,「隊長你聽我說……」

「我不要聽!」最害怕的就是從黃少天嘴裡親口說出拒絕的話,他怕他會傷心的,再也不想待在藍雨。

「不行!因為我也要對你說我喜歡你啊!你不聽我怎麼告白?」黃少天笑開來,眼睛裡都帶笑。

喻文洲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回望著他。

「隊長、文洲,我喜歡你呀,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