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陰陽師博晴-明日我想見你 手遊向結局

趕完報告靈感突發,我現在正在跟太陽公公說你好(倒地

補完了手遊向的結局,怎麼感覺前面還是虐虐的啊......

感謝大家的紅心跟推薦,博晴真的好好吃(嚼嚼嚼

雖然親友們都覺得手遊的博雅很受(雖然我也這麼覺得),但還是愛博雅攻多一點wwww基本是博晴博都可以接受wwww


§


日子一天天過去,頭上的白髮漸漸冒了出來,即使再怎麼拔掉,生長的腳步依然沒有停下。博雅頭上漸生白髮時,他仍數十年如一日,有空就往晴明家去,即使迎接他的是空曠冷清的庭院,他也勤勞的去著。

然而身子愈漸不好了,尤其是他生過好幾次重病,已經不能天天去了。

這天他接到保憲的來信。

保憲年紀比他稍大,上了年紀後早年對抗妖鬼的後遺症也顯現了出來,衰老的很快,博雅感到的時候他幾乎只剩一口氣。

保憲顫抖著手,交給博雅一封信。

「我騙了你,其實晴明,連第一年都沒熬過去,但我怕告訴你真相,你會隨著晴明一起走了,容我殘忍這麼一次吧。」

博雅說不出他是什麼感覺,是知道了晴明早已不在世上的痛苦,還是終於從漫長的等待中解脫的慶幸?

數十年,人的一生能有幾次的十年,從那天以來,他的世界彷彿靜止了,時間停止前進,喜怒哀樂再也不見,晴明消失的那一天,連著名為源博雅的年輕武士也一起走了。

留在世上的,只剩下垂垂老矣的老人罷了。

博雅坐在晴明的院中,看著飛舞的蝴蝶,或許其中有一隻以前常常幫他跟晴明倒酒的密蟲吧?

晴明走後,他才發現他的人生是多麼無趣。大家都稱讚他的個性隨和好相處、可靠,但說穿了,就是隨波逐流,沒有主見。跟晴明在一起的日子,雖然老是被晴明耍得團團轉,雖然老是被晴明隨便的就拐出門,但他是高興的,是打從心底喜歡與晴明在一起的滋味,不再是勉強的答應、與同僚詞不達意的說話,是真正的快樂。

所以晴明死了,源博雅也跟著死了。

他的等待也終於是到了盡頭。

每天每天,推開門,那巨大的失落感壓得他喘不過氣來,緊抓著胸口卻連眼淚也流不出來,窒息的安靜伴著他,月亮無聲的同情讓他連喝酒都做不到。

博雅展開保獻給的信。

信上歪歪扭扭的字寫著對不起的字眼,即使沒有屬名他也知道是誰寫的。看著一筆一劃都帶著顫抖,晴明到底是忍著多大的痛苦為他寫下這些字的?晴明直到最後一刻都在惦記著他、擔心著他。

他好沒用,好沒用。

緊咬的下唇都流出了血,指甲也幾乎陷入了肉裡。但他感覺不到痛,因為眼淚不受控制的湧了出來,所有的痛苦終於宣洩出來。

如果我可以變強的話、如果我可以保護晴明……

晴明,這輩子,我們錯過了。但下輩子,我不會再讓自己失去你,我會保護你,護你永遠。

 

§

 

晴明第一次見到青年的時候心不自然的跳了一下。

不知名的感情從角落湧出,他感到慌張失措,他與青年第一次見面,怎麼會有這麼強烈的情感出現?

「你叫什麼名字?」

「源博雅。」

聽到這三個字,晴明感到天旋地轉,他用了畢生的力氣穩住了身形,用著但然的語氣回著話,昏昏沉沉的回到寮中。

「小白,我跟源博雅……以前認識嗎?」

「欸?這個嘛……應該不認識吧,那位大人姓源,可是貴族呢,貴族跟身為陰陽師的晴明大人應該不會有交情吧?」

是嗎?

晴明在心底暗暗的想,那麼他對清年的熟悉感從何而來?又為何……那麼的思念他的身影?

 

他要變強,變得比任何人還要強,為了妹妹,也為了另一個人。

他常常做一個夢,夢中的他長得跟現在不一樣,身旁坐著一個帶著似笑非笑表情的人,他們一起做在窄廊下喝酒,有時配著他帶來的蘑菇、有時吃那人準備好的烤魚乾。

那人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至少對夢中的他來說是不能失去的存在。

但是那人消失了。還記得夢見那人消失的那晚,他躺在床上睜開眼,看著漆黑的天花板,悲傷、痛苦、無奈……所有的情緒一口氣爆發,眼淚無法控制的流了下來。

不過是個夢,卻讓他記掛著,小心翼翼的揣懷著,當成秘密,珍而重之的記了起來。

他知道這個人對他很重要,即使只是個夢。但他是誰?

那人是誰?

醒來他只記得紅艷的猶如塗了胭脂的唇勾著似笑非笑的表情,永遠看不清那人的臉。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他在夢裡吶喊,但也只能無盡的重覆得到那人,與失去那人的輪迴。

他要變強,他必須保護他,不會再失去他,他答應過的。

 

答應了誰?

 

「安倍晴明。」博雅看著眼前的人,不可置信的,如遭電擊一般。他沒有意識到自己之後說了什麼,渾渾噩噩的,只能不停的追逐著他的身影。

就是他,就是他。

安倍晴明,晴明、晴明。

念著、喊著,熟悉的情感翻湧,眼淚又無自覺的流了滿面。

是他,就是他。

 

從相識到熟悉,從熟悉到相愛,他們又再一起走過了許多個四季。

 

寮中的櫻花樹綻放著,又到了賞花的季節。式神們忙進忙出的佈置著酒菜,準備好好的狂歡一下。

「晴明。」這種盛事博雅當然不會錯過,但人一到,就神神祕秘的把晴明叫走。

「怎麼了?」以往博雅應該是第一個湊上前去主到賞花事宜的啊,怎麼今天反而把他往寮的偏僻處拉?晴明好奇的跟了上去。

博雅興奮得滿臉發紅,笑得十分燦爛。

「什麼事啊?」看著博雅笑得那麼開心,晴明也跟著笑了起來,「笑得像個孩子一樣。」

博雅紅著臉,從懷中掏出一把笛子,「這把笛子,叫作葉二。」

他的表情既興奮,又羞赧,像是他第一次與晴明告白時的那般。還記得那天是跟今天一樣,飄著櫻花雨的日子,沒有任何防備,青年就跟晴明告白了,結結巴巴、滿臉通紅的似乎要滴出血一般。

明明兩人還認識不深,但鬼使神差的,晴明答應了他,他心底有個聲音,叫他要牢牢的抓緊眼前的青年,錯過了,會後悔一輩子。

「葉二……」又是一個懷念又沒有印象的笛子。

「我跟一個鬼交換來的,這笛子的聲音可好聽了,不知道他願意跟我交換多久……我特意帶來的!」

「喔?那你還不趕快讓大家聽聽?」晴明瞇起眼,笑得溫柔。

「不,我要先給你聽。」博雅一隻手執起晴明的一隻手,「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什麼日子?」晴明歪了歪頭,臉也有點紅。博雅是個直腸子的人,很少有什麼浪漫的舉動,但他直率的反應,總是會弄得他很不好意思。現在的氛圍,倒是像博雅刻意營造了浪漫氣息。

「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五年的日子。」博雅輕輕的在晴明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五年,說長不長。

五年,他們並肩一起走過,沒有放開對方的手。

「我希望我們,還有很多、很多的五年,多到我們一起長滿白髮,多到我們一起再也走不動。」

這輩子,我要永遠待在你的身旁,不離開、不放手。

我會保護你,不再讓你受到傷害,直到永遠,因為我已經答應我自己了。

「好嗎?」

源博雅清澈的眼睛,眼底最真摯的愛情,都落在晴明的眼裡。

一心一意,只為了世間最美麗的那道風景。

一滴淚輕輕的滑過臉龐,再也不要因為悲傷而哭泣,從今爾後,只為你喜極而泣。

「好。」晶瑩的淚珠掛在眼角,晴明濕潤著眼眶,看著眼前的男人。

此生此世,都不願再離開你了。

 

葉二清澈的笛聲環繞著他們。

走過了悲傷與痛苦,他們終於獲得了幸福。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