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之祭-玄風

我是玄風
劍三策ALL、ALL唐、唐ALL
進擊的巨人團兵
全職高手韓葉
陰陽師博晴博、酒茨酒
各式同人不定時出沒
FB:墨玄風

陰陽師博晴-明日我想見你 原著向結局

終於來補完原著向的結局了(合掌

有點忘了電影兩人相遇的季節是什麼時候了,如有錯誤還請見諒><(再次合掌

結尾用了小段子交代了兩人之後的生活,總之就是平平淡但一如以往,或許沒有明確的確認關係但還是甜甜蜜蜜的膩在一起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的博晴

可能或許大概Maybe也許會有現代版的結局

不過6月稿子債台築高,變數多啊

§

一如往常的一天,上朝、下朝,通過戾橋前往晴明家。

博雅現在習慣自己親手打理晴明家,這讓他有種更加接近晴明的感覺,每打掃一次,就更了解他一點。

他放在櫃子裡的不知名符咒,放在床頭的未知器具,廚房裡常備著的小烤爐、各式各樣的酒杯,埋在土裡一罐罐的酒……從這些小細節,經歷三年淬煉的博雅,終於注意到了晴明是多麼的在乎自己。

在乎到房子的每個角落,都可以看到源博雅這個人的影子。

發現這一點的博雅,呼的紅了臉。

等晴明回來,一定要好好問他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這樣他會不會惱羞成怒的又跑走?

博雅勾著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愉悅的打掃院子。

等待的日子煎熬難耐,但每天發現這些事情,總是能讓他烏雲罩頂的心,變得好一點點。

安倍晴明是個不輕意表露情感的男人,總是遊刃有餘的笑容讓人看不清情緒,彎彎的眼眸擋去眼裡的話,用著高人一等的視角看著人世的一切,煩惱、困擾,彷彿都不曾出現在這個男人身上。認識晴明這麼久,博雅才發現其實他一點也不了解晴明。

人們傳說著晴明是妖狐之子,還記得他跟晴明談論過這件事,他那時是怎麼回答的呢?好像是說,他會有一點害怕,但是不介意。晴明是不是妖狐之子,那又如何呢?他只要是晴明就夠了,不管變成什麼樣子,只要還是那個晴明,就夠了。所以啊晴明,快點回來吧。

 

賀茂保憲偶爾會來陪博雅喝酒,說著一些博雅不知道的事情。

「等晴明醒了你可別告訴他我跟你說這些事。」保憲微醺著,嘴角噙著笑,「他最不會應付你了,但也只想跟你在一起。」

博雅聽著都紅了臉,等晴明回來都不知用什麼表情面對他了。

 

日子一天天過,平凡無奇,偶爾聽聽晴明不為人知的一面,想著以前他們兩的互動,等待的日子難熬卻也緩慢的過去。

 

他們倆相遇在夏季,這天也是螢火蟲開始飛舞的日子。

晴明的庭院變了個樣子,在博雅的照料下跟以前比起來相對無聊,但也不失品位。這天博雅心情難得的好,下朝後帶著酒與香魚來到晴明家,烤了香魚坐在窄廊下,賞著螢光閃爍,久違的平靜感籠罩在心頭,讓他有了吹奏一曲的想法。

自從晴明失蹤後,他變得不愛吹笛了,聽笛的人已經不在了,吹奏又有什麼意義呢?看到葉二就會想起曾經的時光,痛得不可自拔,笛聲剛吹出眼淚就會無法控制的流下,再也無法演奏。他的笛聲乘載了他們太多、太多的一切,晴明不在,他就不想讓笛聲流露出來。

輕輕飲了一口酒,博雅站起身,拿出雖然很久沒有使用、卻一直安妥的放在懷中的葉二,湊近唇邊,毫無生疏的吹奏起來。

悠揚的笛聲再次於這個庭院中響起,壓抑的情感全都寄託在笛聲中,痛苦、哀傷、溫柔,源博雅對安倍晴明的感情,通通包含在一曲之中。

等你回來,我想對你說,我心悅著你,我想跟你在一起直到永遠,不再有顧忌、不再有隔閡,我想張開雙臂用力的擁抱你。

晴明,我在這裡等你。

博雅習慣的回過身,看向窄廊,那是以前晴明常坐的位子,明知不會有人,他還是看了過去。

 

一時間世界靜止了。

 

風停了,蟲鳴鳥叫也消失了,螢火蟲無聲的飛舞著,點點螢光照亮了幽暗的庭院,映照在博雅的眼底。

還有那人的身影。

博雅呆愣著,微張的嘴沒有閉上,葉二還舉在嘴邊。

他瘦了,原本就纖細的身體看起來更加瘦弱,寬大的狩衣襯的他若不禁風,臉上蒼白的豪無血色,但唇依然是彷彿塗了胭脂般殷紅,眼裡點點的光芒閃耀,就如以往一般。

「博雅的笛音依然如此動人。」那人笑了起來,真心的,眼睛瞇的彎彎的,那麼的好看。

博雅開合著嘴,說不出一句話。

「師兄告訴我你很久沒吹笛了,今日一聽博雅果然沒有任何退步。」他自然的說著,彷彿從來沒有離開過。

「庭院修整得很好,真看不出來博雅你有這麼好的手藝。」他環視了一圈,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如以後博雅都跟我一起修整庭院吧?」

「晴明……」博雅終於顫抖的吐出那人的名字。

「我在。」彎彎的眼眸中,漾著水光。

「晴明……」想過一百萬次相見的情景,但怎麼也比不上真的發生的這一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每句話都顯得多餘,只想將這人牢牢的印在眼中、印在心中。

「博雅……我回來了。」一滴淚滑過臉龐,晴明笑中帶淚,朝博雅伸出了手。

博雅往前踏一步,卻踉蹌了一下,但他的目光沒有移開,他穩住身體朝晴明大步跨去,伸出手拉住晴明,一把將人扯進懷裡。

「晴明、晴明、晴明……」眼淚在博雅沒有意識中早已流了滿面,模糊的視線讓他看不清晴明,博雅迅速的抹去淚水,他不想少看這人一分一秒,再也不要了。

「博雅……」晴明緊緊抓住博雅寬大的衣袍,博雅也用彷彿要將人嵌入體內的力氣緊擁著。

「有點疼,博雅……」晴明失笑出聲,卻沒有放手。

博雅稍微放鬆了力道,也沒有放手。

「你這傢伙、你這傢伙……」博雅也笑了,還哭著,但開心的笑了,「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

一千多個日子以來的痛苦,都融化在這一句回來了。

回來了,就好。

 

「不會有問題了。」保憲說,「體內的妖氣都已淨化完畢,身體可能會比以前虛弱些。」

坐在對面的博雅聽得認真,頻頻點頭。

「可能會很容易受寒,多注意天氣變化。」

「知道了,師兄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囉嗦?」晴明終於開口打斷保憲滔滔不絕的話。

「這不就是知道你都不會聽嘛,只好說給你家情人聽了。」

「師兄!」晴明與博雅同時紅了臉。

 

「晴明,今晚月色真美……」博雅持著酒杯,沒有看向天空中碩大的圓月,而是眨也不眨的看著晴明,無論再美的景象都比不上這人,失而復得的人。

「是啊。」晴明從保憲那裡知道了這三年多來博雅的生活,總有些不知怎麼面對他。

「晴明……」晴明大概是害羞吧,回來後總是有意無意的避開博雅投過來的熱切視線,博雅下定決心要珍惜眼前的人,也不逼他,反正只要人回來了,慢慢來也無所謂。

「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想說……」博雅輕輕的更往晴明的方向靠去,「你在這真好。」無數個沒有你的日子,即使月亮在美,也索然無味。

「嗚……」晴明瞬間紅了臉,看得博雅都笑了出來。

 

博雅很常在半夜醒過來,大口的喘著氣,眼角掛著淚珠,張大了眼虛無的望著前方。他害怕,害怕晴明回來只是他的一場夢、只是一場如以往常常夢到的美夢。輕輕的轉過頭,看到晴明閉著眼的沉靜睡臉、安穩起伏的胸膛,悄悄的伸出手觸碰有些慘白的臉頰,指尖傳來的溫度告訴他眼前的人是真實存在的。

眼淚不可遏止的流了出來,等了又等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不管會吵醒晴明,博雅張開手將人摟進懷裡。

「博雅?」

「晴明……晴明……」緊緊摟著他,不再讓他離開、不再讓他消失,不想再失去,好想就這樣將人深深的烙進身體,再也不分離。

滾滾熱淚落在晴明的肩頭,不用看也猜得出埋在肩膀的黑色腦袋是什麼樣的表情,晴明抬手揉了揉,柔順的髮絲有著跟主人一樣的溫柔,讓他也忍不住紅了眼眶。

「我在這、我在這啊博雅……」

「晴明……不要在消失了,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帶上我吧,我不要再獨自一人了……」顫抖著聲音和身體,博雅軟弱的說著。

「不會了,再也不會丟下你了,不管到哪,我們兩人一起……」

「晴明……我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博雅。」


评论(6)

热度(46)